社区

在中国,社区是社会治理的最基本单位,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城乡社区治理做出了一系列新论述、新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社区是党和政府联系、服务居民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详情]
湖南湘潭市社区社工站建设正式拉开序幕
11月12日,雨湖区乡镇(街道)社工站授牌仪式在该区广场街道举行,包括长城乡、姜畲镇、广场街道、窑湾街道等12个乡镇(街道)社工站在湘潭市率先挂牌运作,标志着湘潭市社区社工站建设正式拉开序幕。
【高新党群】助力脱贫攻坚   双向扶贫路上
10月31号,尚和社工们早上8点来到金色嘉园活动场地,此时,一万斤来自洛宁县上戈镇庄子坪村的爱心萝卜被运到梧桐办事处金桂社区的金色嘉园小区,社区内的600多位老人领到了免费的爱心萝卜。
我市着力推进三社联动试点工作激发社区新活力
近日,鄂尔多斯市民政局社工科、民管科、基政科负责人,广东省社会工作师联合会“三社联动”项目督导和鄂尔多斯市社会工作师联合会社工共同组成工作小组分别前往全市各旗区,与旗区民政局、“三社联动”试点社区、试...
“金牌社工”让社区生活更有温度
10月19日,一场特殊的技能大比武在南京市江北新区大厂街道举行。全街道24个社区共派出72名专业社工角逐“金牌社工”称号。
柳南区红蜡烛社工站为社区独居老人送关爱
10月16日上午,柳州市柳南区潭西街道潭西社区携手结对共建单位,开展了“我们的节日——重阳节”主题活动,对辖区20多名空巢老人进行节日慰问,标志着柳南区红蜡烛社工站引进关爱独居老人服务项目全面铺开。
应让社工服务在社区落地生根避免行政化
目前,我区各个镇街都建立了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由政府出资建设运营,按照项目运作的方式,实行严格的招投标程序,选取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具体承接,向社区居民提供社工服务。
互联网+创客空间+心理服务 新时代社区服务体系建设新突破
9月27日下午14:30分,沈阳市皇姑区"全国科普日"活动暨中海西社区青少年智能科技创客空间启动仪式在中海西举行。
“细微·微爱·爱有声”迎国庆社区慈善义卖活动
值此建国69周年之际,为了在社区中营造浓厚的节日氛围,进一步扩大社会工作者的社会知晓度和影响力,增强居民的慈善意识,2018年9月30日下午,玖久社工金基党群项目联合金基社区、万厦物业特举办此次迎国庆慈善义卖...
苏州市友新街道四季晶华社区开展社工工作考核
进一步加强社区工作队伍的建设,提升社区工作者履职能力,近期,四季晶华社区开展2018年度社区工作绩效考核。
江苏省扬州市:“五社”共治营造“四度”社区
针对当前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建设缺失,社区社会组织发展滞后现状,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民政局近年来重点通过“引、培、扶、用”多措并举强化社会组织参与,补齐治理短板,以“五社”共治营造“四度”社区。
7名社工服务388户 3个故事看社区多元共治成效
乾盛兰庭社区位于兰陵街道“心脏”部位,面积不到300亩,总户数却有2716户,7名社工人均需要服务388户居民。该社区总结出了一套“1+N”多元共治的社区治理模式,破解了诸如油烟扰民、狗患、高空坠物等不少管理难题。
“社区+社工”  携手促“家和”
“服务站的效果比预期还要好。社区+社工,把能办的事办更好,为难事找‘解药’。”太白街道党工委书记谭方培说,他们正在努力把这一做法在12个社区和4个村都推广开来。
合肥庐阳区居民社区活动场所有了意外伤害保险
8月29日上午,合肥市方圆社会工作事务所创新推出一项利民举措,将居民在社区的活动场所,以投保的方式,为参加活动的居民提供意外伤害保险。
社区“动”起来:三社联动开展纪实工作
社区居民有困难,社工主动提供帮扶;家庭关系出了问题,社工进行跟踪调解;老人独自在家,社工时刻记挂……
当社区遇上社工——探索社区治理新路径观察
有社区工作人员掰起手指数半天:环境卫生、治安管理、困难群眾保障、社区医疗、社区教育……凡是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事情,社区似乎都得“管”。
综治社工开展防范网络电信诈骗宣传活动
为深入推进防诈骗宣传活动,进一步强化辖区居民群众防范网络电信诈骗意识、识骗防骗能力,切实预防和减少电信诈骗案件的发生,8月22日下午,综治社工开展防范网络电信诈骗宣传活动。
探索┃“1+8”打造城乡社区治理“杭州样本”
浙江省杭州市紧盯打造“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升级版的目标,坚持以政府治理为主导、居民需求为导向、改革创新为动力,构建了具有杭州特色、体现杭州智慧的“1+8”城乡社区治理政策体系。
微山县手拉手社区青少年能力建设综合服务项目
借助已建设好的青少年社区社会工作示范点,微山社工将继续拓展社区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不断扩大服务地域和服务人群,同时探索青少年社工项目介入全县精准扶贫领域助力扶贫拔寨攻坚,将社区青少年社会工作打造成为政...
为拆迁户站好最后一班岗 南京社工坚守43个月
红梅村社区从去年9月6日开始拆迁,目前1289户居民全部在外过渡。昔日的村落已成平地,只有社区办公楼还在——坚守在待拆迁村庄里的特殊群体,就是楼里的10来个社区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