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广西|“三社”联动下的“未保”服务探新

2019-09-11 09:18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会工作者立足于家庭源头保护,对困难、留守、单亲儿童家庭等困境群体开展专业服务,而以“社会工作介入为主,社区和社会组织积极参与”三方联动的未成年人保护模式,又使家庭源头预防和教育工作得到进一步强化。

广西百色是一个集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境地区、大石山区、贫困地区、水库移民区为一体的特殊区域,在其下辖的11个县(市)中,有7个被列为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在这里开展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以下简称“未保”)面临着资源有限、认知不足等问题,而一场以“三社”联动撬动的社区“未保”服务实践令人耳目一新,不仅在回应资源和认知困境方面给出了答案,更在整合服务体系,创新服务模式方面有所建树。

看懂社区“未保”服务的困扰

广西零距离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零距离”)经政府购买服务进入广西百色市右江区百城街道东合社区开展服务。社会工作者通过社区走访和需求调查发现,一方面社区居民存在多样化的服务需求,如困难或困境居民存在身心健康(安全防护)、文娱康乐、社区教育、亲子互动、学习促进和成长疏导、关系调适、情绪管理、矛盾调处、资源整合等方面服务需求;另一方面专业社会工作介入社区服务定位尚不清晰,90%以上居民对社会工作缺乏认识,表现出不知道什么是社会工作,对社会工作服务不感兴趣等,且对社会工作在社区治理中的专业期待也较为冷淡,认为社会工作就是一般意义上的社区工作,或只是代表政府发“福利”。此外,受社区居委会传统行政思维的转变还不到位,社区治理观念比较淡薄,对社会工作的认识不到位等因素影响,在东合社区,包括“未保”服务在内的社区服务整体上呈现出需求较大而供给能力不足状况。

社会工作者发现,社区资源分散、服务零碎、社区自治功能不强、社区居民参与度不高等,是藏在社区服务供给能力不足问题背后,困扰着社区“未保”服务发展的主要掣肘因素。

重启社区“未保”服务模式

在充分调研社区实际需求和梳理社区总体情况及特点前提下,“零距离”社会工作者先是将不同服务需要的居民群体进行分类,然后以“三社”联动的模式展开了一系列具体介入服务。

首先是将过去分散开展的未成年人社会保护服务和社区教育服务整合为联动板块。社会工作者联合社区及辖区学校、社会组织,以工作坊、团体辅导的方式,组织开展安全教育、宣传活动,内容涉及防盗、防拐防骗、卫生常识、消防安全、交通安全、校内外活动安全、青春期教育和性教育等,并通过在特定时间段公布经过系统整理的常见问题应对指南等方式,逐步推动形成了社区居委会、家长、学校三方联动的保护机制。在此基础上,社会工作者根据社区提供的辖区内存在行为偏差(如逃学、网瘾等)未成年人信息,与社区工作者联合开展劝导教育、关怀和短期个案疏导服务,社会组织则动员相关社会力量参与,与社会工作者、社区工作者一起探访服务对象,并定期到学校以主题班会、现场讲解和演示、视频学习等形式开展未成年人保护社区教育服务活动。社会工作者、社区工作者、社会组织成员还联动志愿者共同开展未成年人普法教育宣传,帮助未成年人正确认识违法犯罪行为及其产生的后果;开展青春期角色家庭宣教,改善社区服务中对于儿童、青少年的功能教育薄弱短板;积极引导未成年人参与志愿服务等。此外,社会工作者与社会组织和社区一起整合了辖区内外相关民办教育、特长居民等资源,合理利用社区活动室、图书室和其他场地,开设具有社区公益性的兴趣学堂。

其次是开展了系统化的社区“三留守”人员关爱服务。社会工作者在社区开展针对“三留守”人员的政策宣传、公益资源链接等系列活动。社会组织和社区联合排查、动态掌握辖区“三留守”人员的状态,社会工作者根据这些信息在重大节假日及其他重要时期开展慰问看望和探访活动,并适时鼓励和支持“三留守”人员参与更多专题的社会工作服务,加强“三留守”人员在身心健康、困难救助和资源链接等方面的服务需求满足度,提高“三留守”人员在社区参与中的角色效能。

社会工作者立足于家庭源头保护,对困难、留守、单亲儿童家庭等困境群体开展专业服务,而以“社会工作介入为主,社区和社会组织积极参与”三方联动的未成年人保护模式,又使家庭源头预防和教育工作得到进一步强化。如今,东合社区社区服务因资源分散、信息不共享等联动不足因素造成的供给力度短板已得到加强,社区服务总体覆盖情况大大改善,儿童、青少年功能教育薄弱带来的不良状况正逐渐消失,社区“未保”服务总体呈现了崭新的样子。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