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深圳:完善社工人才政策 纳入安居分房分配范围

周元春 2014-08-22 10:10   深圳特区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日,第七期“委员议事厅”热议“建设新型社区服务中心”,深圳市政协委员、有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和听众等围绕市民关注的热点问题展开深入探讨。

原题:社区服务谁做主? 委员议事厅热议“建设新型社区服务中心” 

 

议事厅现场 

现场“点赞”

昨天,深圳市政协主办致公党深圳市委会承办的第七期“委员议事厅”热议“建设新型社区服务中心”时,提出我市社工流失问题应引起关注,并建议政府加大投入,打通晋升通道,从而提升社工的待遇和社会认同感,留住社工,提升社区服务。

活动还邀请了3名海归人士分享外国社区建设的理念和做法,现场一名外国观众也加入讨论,为本次议事加入了更多国际化元素。承办方致公党深圳市委会在活动前做了大量调查,为委员议事提供了更多的来自市民的声音,进一步增强了议事的针对性。

焦点1

社区服务谁说了算?

现状:不少市民不知社区服务中心为何物

“您知道‘社区服务中心’吗?”当致公党深圳市委会在“委员议事厅”开议前到市民中开展调研时,不少市民给出了“不知道”、“是什么呀”、“没参加过相关活动”等答案。

而在活动现场,主持人宗偲与现场观众互动时,举牌表示知道社区服务中心的观众占了多数,但是在统计参加过社区服务中心活动的观众时,举牌的观众就只剩下一小半。

《深圳市社区服务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到2015年深圳将在每一个社区建一个社区服务中心,总数达到近700个。 到今年上半年,全市总共建有448家社区服务中心。

据悉,每一家社区服务中心由财政每年投入50万元,通过购买服务交由社会组织来运营。根据相关制度安排,每个社区服务中心必须从31个服务大项目录中挑选出12个服务大项共计30个服务细项。活动现场展示了深圳市一个社区一周的服务清单,包括四点半课堂、妇女儿童之家、健身房、社区舞蹈K歌房等。

主持人用这个服务清单和现场观众互动:“如果这样的一个服务送到您家门口,这是您需要的吗?满分100分,您打多少分?”现场4名观众分别打分,给出60分至80分不等的分数。观众们指出,社区服务内容多针对老人、妇女儿童,缺少年轻人交友、运动平台,缺乏5岁以下幼儿可以参与的活动等等。

委员:服务不应一刀切,“想吃什么我做主”

社区服务中心为什么会出现政府力推而市民不知道、不够满意的“尴尬”?除了运营时间短、宣传不够外,委员们认为,社区服务中心提供的服务与市民的需求不对称是重要的原因。

“当前的社区服务中心服务项目缺乏针对性、特色性和差异性,存在一刀切的问题。实际上,不同社区的服务不能千篇一律,应该多提供有针对性、差异性、特色性项目。服务项目一定要让老百姓真正感到实惠,因此项目的设计必须接地气,问计于民、问需于民。”市政协委员张洪表示社区服务应该“变政府喂饭为我想吃什么我做主,我的服务我做主”。

市政协委员韦朴认为,在社区服务中心发展早期,对服务项目进行统一规划,有利于推动社区服务中心的快速发展,但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应该做差异性研究,各个社区应该根据居民的特点,增加或者减少某些项目,才有利于发挥资源的最大效益。

“社区服务中心的服务清单不仅要好看,更要实用。当前,社区服务中心仍未形成有效的需求,不是市民需要什么,社区服务中心提供什么。实际上应该是社会能解决的问题,社区服务中心就不要和社会抢市场,而是把有效的精力用在有效的地方,为社区居民提供最急需的服务。”市政协委员谢频的发言赢得了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

政府部门:做好“加减乘除” 让社区服务更符合市民需求

针对市民对社区服务中心知晓率不足以及委员们的各种建议,市社工委专职副主任赵洪宝表示,社区服务中心到8月17日正好2岁了,还是个婴幼儿,希望社会给新生事物更多的宽容和理解。

来自市民政局的市政协委员骆冰则表示,我市最近颁布了社区服务项目遴选办法,居民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反映需求,由社区居委会综合起来,最后敲定中心运作什么项目:“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补上社区服务一刀切、差异性不足等短板。” 另一方面,骆冰也对社区服务中心运营效果的评估方式进行说明:“目前我们采取的是政府主导、聘请了第三方评估机构来对中心运营进行评估。如何加大居民对社区服务中心运营效果评价的分量、比例,是接下来我们要努力的方向。”

市民政局副局长余智晟在现场回应时也表示,在社区服务中心的推动中,今后将加强三个方面:一是进一步发挥社区居民的主体作用,让社区居民做主;二是让更多社会主体参与社区服务中心的运营;三是让社区服务中心的服务更具专业性、更有效、更符合居民的需求。

余智晟还形象地用做“加减乘除”来加以说明——

做减法:政府在社区把越位的地方还给社会,让社区居民、社会主体参与;做加法:投入更多的资源,营造好的环境,推动社区的自治;做除法:协调、理顺各社区机构的职责,要让更多的自下而上、由社区居民自动自发组成的组织代替自上而下的组织发挥作用;做乘法:通过各种工作平台、网络平台,把各种社会主体参与社区共治的效果叠加起来,达到更好的效果。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