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征集广告条幅

案例: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协助忧郁症妇女

曾宇杏 2015-08-12 10:00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会工作者一直坚信萨提亚的信念“问题不是问题,应对问题的方法才是问题”,亦相信每一种负面情绪后面皆隐藏一个悲伤的故事,因此每接触到一个服务对象,都需要通过真诚、尊重、接纳、同理心等技巧让服务对象真正的信任社会工作者,并愿意与社会工作者一起商讨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不希望成为疯子一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协助忧郁症妇女

一、案例背景

(一)基本资料

服务对象姓名:W女士

性别:女

年龄:37岁

(二)个案背景资料

1、家庭背景:

服务对象家中共有4姐妹,一个弟弟,而她排行第二,由于父母受传统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服务对象认为自己自小就不受父母欢迎及重视,因此认为自己是一个无价值之人。结婚之后希望丈夫更多疼惜妻子和女儿,可是丈夫没有达到她的期望,反而让她认为丈夫亦像父母一样嫌弃自己与女儿,再次陷入无人珍惜的可怜状态。

QQ截图20150812095432

 

2、重要引发事件

服务对象反映自己曾是一个开朗,喜欢交友的人,但从10年前开始到现在,丈夫一直控制其个人自由生活,例如限制及不准她出外见朋友、家人,甚至连打电话也不容许,导致她只能闷在家里,陪着只是周末才出去滑草场卖玩具的丈夫。她曾经想过离婚,但是为了年幼的女儿只好放弃了,可是服务对象心里面就压抑了许多负面情绪,造成她见到朋友时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她也曾经认为自己是有精神病,并出现忧郁症的症状(多次的自杀念头、罪疚感、自责、睡眠不稳定、头痛、经常想哭、胃口不佳等),例如一次在丈夫面前拿剪刀割脉,一开始丈夫认为服务对象只是吓唬,可服务对象来真的,其丈夫立刻抢走剪刀,但什么话也没说。亦告知社会工作者这两年以来只要丈夫一发脾气或大声说话,心理面就很痛苦,并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特别是中秋节那天,服务对象丈夫发脾气,让服务对象心里面很气愤及难受,觉得丈夫害了自己,才变得有点神经质,于是离家想自杀,幸亏在外面看到别的小朋友玩灯笼想起了女儿才放弃。

服务对象的儿时印象大部分是父母过分偏爱弟弟,无条件满足弟弟任意要求,而对服务对象则是经常被殴打或语言责骂等,可是其他姐妹却没有受到父母此等苛刻对待,造成服务对象从来不认为家人是自己的支持资源,而自己的自尊感亦因此较低。

3、人际关系

服务对象几次心情低落时联络朋友,恰逢朋友有事在忙,加之丈夫不喜欢自己外出会友,造成服务对象害怕被他人拒绝的感觉,后来发展为没有动机出去见外人,失去社交的动力。

4、情绪状况

服务对象觉得自己没有价值,对自己时常有很苛刻的批评,不会欣赏自己,也不接纳自己的弱点和限制,觉得丈夫总是挑剔及指责妻女来表现不重视妻女,也不爱她们,因此令服务对象很受伤,也担心给丈夫抛弃,让她再次陷入像儿时没人爱的处境,而情绪经常处于低落、失落、伤心、可怜等负面状态,亦多次无法控制哭泣而萌生自杀的想法或行动。

5、精神病记录:医院诊断为忧郁症。

6、健康状况:不时出现头痛、失眠等症状。

7、经济状况:服务对象全家领取低保金

8、支援网络:服务对象与小妹关系较好,当她无法控制自己情绪或者遇到困难时,偶尔向妹妹倾诉。

二、问题分析

(一)萨提亚的冰山理论将人的内在体验分为多个层次或水平。水平线上的冰山,是指能够观察得到的行为,如服务对象的夫妻沟通问题,主要表现为她难以向丈夫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特别是她对丈夫的感受、意见和自己对事物的见解,这使她很难受,同时也很害怕看到丈夫发脾气,最不幸的是容易认为自己不受丈夫重视及珍惜,而她亦因此产生无助、愤怒、可怜等情绪困扰和紧张的夫妻关系;而水平线下则是很难分辨的沟通姿态,而案例的服务对象主要是采取讨好型和指责型的沟通模式,她认为夫妻出现问题大部分是因为自己患有忧郁症的结果,同时亦认为是丈夫早前控制她自由导致出现情绪问题,而对于原生家庭怀有较深的内疚,认为是自己的性别问题导致给父母带来困扰,因此通过不同行为来讨好父母并弥补歉疚;再往下是无法直接观察的感受,例如服务对象愤怒、无助、自怜等感受;接着是观点,例如案例中的服务对象认为自己是不受原生家庭亲人、丈夫欢迎的人,即无价值之信念;然后是个人的期待和要求,儿童时的服务对象希望获得父母的关注和爱,但是结果却是父母的无理殴打和责骂,成人的服务对象希望获得丈夫的爱,但是夫妻的负面互动,让她对被爱陷入失望;更深一层是渴望,是我们每个人希望被爱和接纳,正如服务对象强烈希望获得家人的关注。最后,当她得不到爱,价值没有被肯定,就形成了低自尊,这也是问题的核心所在。

(二)认知治疗认为所谓不良认知,指歪曲的、不合理的、消极的信念或思想,往往导致情绪障碍和非适应行为。服务对象是常见的是走极端思维的认知歪曲,即要么全对,要么全错,往往把事件看成非黑即白的极端想法,没有中间程度的看法。例如她视丈夫发脾气等负面的行为等同为拒绝自己并因此对丈夫感到愤怒,亦加深了服务对象的紧张及焦虑,她没有看到丈夫也曾对她表达关心的行为,例如丈夫邀约她去运动以促进睡眠,她认为丈夫是没人选择才叫妻子陪同,因此多次无法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而出现自杀的行为及想法。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