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关于医务领域“深度服务个案”的经验清单

2017-08-16 09:39   社工客微信公众号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日审阅双流项目点上的社工的个案入户调研表,在一个初级督导所写的内容中有这么一段话:“案主小时候患了脑膜炎,抽过脊髓,造成了智力3级障碍,但社工与之交流,案主还是可以正常表达自己的意思。”

看到这里,我的心情有些沉重:“抽脊髓”是家长和小孩的噩梦。就在这位初级督导写作这份调查表之前,我在项目点其他社工的个案文本中,还发现过一例“抽脊髓成癫痫变残疾”的类似记录。当时我就对社工进行了纠正,明确告知她这是抽“脑脊液”样本的有创医学检查,俗称“做腰穿”,进针的地方是个空区,不会伤到脊髓。一般检查脑炎、中风、颅内压等会用到这个检查术。

家长和孩子对“抽脊髓”的恐惧来源于医学的无知,并且由于很多患脑炎的儿童,由于送医时已经对大脑造成了器质性损害,“腰穿”不是治疗只是一种诊断方法,但不明真相的群众还是执着地将脑炎后遗症认定为被医生抽了脊髓、脑髓而变疯傻,以讹传讹,闻风变色。在我小时候就听同学议论别人“抽脊髓抽成傻儿”,那时的我对“抽脊髓”这个词也是万分害怕的。因为对“抽脊髓变傻”的担忧和恐惧,有家长拒绝孩子做腰穿,反而耽误疾病治疗,真正害了孩子一辈子。

1502847473(1)

1、看不见的愚昧伤疤

我在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心身病房住院部进修心理咨询师时,经过精神科检查,我做了心理咨询师问诊,一个来自湖南的13岁女孩就被医疗组怀疑为患一过性的脑炎,需要做腰穿检查。这种有创检查都必须签署知情同意书,家长不同意,女孩也害怕。医疗小组的医护人员、我作为心理咨询师都进行了说服和解释工作,但不能影响这对母女,对于传言的迷信胜过对科学的信任。这个女孩原来聪明伶俐,脑炎让她突然变了性格,变得少言寡语,思维迟钝缓慢——就是人们说的变傻了。治疗无果,女孩回湖南了。我可以想见这个女孩满头乌发下有一个脱水的、发炎的大脑勾回,那是看不见的愚昧的伤疤。

在社区、医院等不同层面做个案服务时,我都碰到过好些与医务有关案例,如果我不具备专业知识,这些个案恐怕到现在也无法脱困,在病痛、贫困的怪圈里循环挣扎。

  

2、情绪和行为与什么有关?

“爱有戏”的社区服务里,我也碰到过一个和脑脊液有关的儿童个案。这个男孩才10岁,遭遇家庭变故而发作情绪和行为障碍,妈妈与儿童社工的合作也是时好时坏,情绪波动也很大。这个男孩被从儿童事业部转介到个案事业部进行帮助。我对整个家庭做了筛查和评估,妈妈的态度和情绪的不稳定与她所患“甲状腺功能减退”有关。男孩有严重焦虑和头疼,拒绝看病、吃药。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妈妈总算带着孩子去做了头部核磁共振(之前妈妈认定某医院的CT扫描和鼻窦炎手术,也因经济等原因也不愿再检查。),男孩前额上方有一鸡蛋大小的由脑脊液形成的囊肿,这个部位的颅骨受压迫都变薄了,剧烈持续的头疼不是孩子为了逃学在撒谎。听说要做手术,脑子里会插一根导管引导脑脊液在椎管中循环,孩子死也不肯。怎么办,还得社工与医生联合起来做工作。

个案社工必须接受医务领域类的常识的培训,否则做不好困难群众的帮扶。

  

3、特殊门诊是给特权人士办的

人们处于弱势贫穷的不利地位,本身所受的教育、接受信息的渠道、人际社交都是他们短板,社工要在服务中做教育、引导、支持等工作,让他们能够自己掌握资源,自我帮扶。

有部分困难群众甚至不知道特殊门诊这项医疗制度,有个困难群众对我说:“我以为特殊门诊就是针对特殊的人开的门诊,哪里轮得到我们小老百姓呢。”说这话的是为老年妇女,她因为对特殊门诊的错误认识,她自己的高血压吃不起药,儿子的强迫症同样吃不起药。儿子吃了半年强迫症药兰释后停药,强迫症发作让他生不如死。为他服务的个案社工跟进了半年,因为缺乏医务上的常识,对这户人家的帮扶没有实质进展。最后转介到我这里,很快便解决了问题。

特殊门诊政策不清楚,对精神类疾病的筛查和工作原则也不了解,在社区困难对象帮扶中会有心无力。我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我入户给精神疾病患者家属做康复指导,纠正家属在监护患者时的错误行;多少次跟社区的工作人员交流共同帮扶,努力减轻大家对精神疾病的恐惧和歧视。

4、勇敢还是无知?

今年4月,机构派个案社工去一家社会组织学习取经,讲课者讲述了他们机构的社工到精神病院与精神分裂症患者接触的经过——社工“勇敢”地和患者交流,结果被患者摁到医院墙壁上!这个服务案例被这家社会组织当做勇敢、主动、积极的正向帮扶案例进行宣讲,爱有戏听课的社工忍不住向主讲者提问:“请问你们在本案中有没有考虑过职业暴露问题?”对方不知道什么是“职业暴露”,就更不知道被视为“勇敢”的行为是违背职业伦理、工作范围,很可能引发严重人身安全的危机事件。一句话,社工根本就没有资格对发作中的精神疾病患者提供直接服务!

社工行业既需要扶持也需要规范,还需要持续不断的在职教育和规范培养。作为职业助人者的社工缺乏医务方面的常识教育,在与服务对象专业关系的建立以及咨询服务上会受局限,影响服务效果。就算不在医院从事专门的医务社会工作,在个案社工的继续教育上,推进有关医务领域的常识教育很有必要。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张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