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动员社会力量 关爱残疾家庭—个案服务全过程

2015-08-14 09:25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我们每个从事社工这份工作的人时常会将“助人自助”这四个字挂在嘴边,放在心上。我自己也在想到底怎样做才是正确的助人自助,在跟马叔接触的一年多里,起初我很佩服这位父亲的毅力,很佩服他的自尊与独立,他不轻易向别人寻求施舍或者帮助。他咬牙抚育两个有智力问题的儿子,充满父爱。这些都是我钦佩他的地方。

动员社会力量,关爱残疾家庭

记我的个案服务全过程

第一部分:个案初探,忧心忡忡

第一次见个案对象马叔是2014年5月迄今已经一年多了,他是主动前来服务中心求助的,当时他求助的主要内容是想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办理残疾人证,在进行初步面谈过程中,我发现服务对象居住地址不属于我们社区的范围,同时他也是外来务工人员不具有本地户籍。基于此,首先我跟社区残疾人专干咨询相关外来人员办理残疾人证的情况,同时通过面谈了解到马叔的基本家庭情况,他本人天生残疾,腿脚走路不便,目前一个人抚养两个20来岁的儿子,且两个儿子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智力障碍,当前大儿子患病需要长期服药,马叔因为给大儿子治病花光了仅有的积蓄,一个人维持家计很困难,向社工求助希望能够解决当前的困境。作为一名社工我的第一反应是感受到马叔这个家庭的不易,很想帮助他。但从工作的角度来说,马叔本身不是居住在我们服务的社区范围内,所以我这边先给马叔居住的社区服务中心取得联系,并将我了解到的所有情况反馈给该服务中心的社工。初步转介过后,我心里还是很挂念这个事,也想知道马叔的事情是否该社区的社工在继续跟进。一天以后我打电话给马叔询问他的问题解决情况。马叔反馈跟对方社工有电话联系,但对方社工说他的情况无法在社区办理残疾人证,其它的就再也没有跟进,也没有联系了。基于此情况,我决定开启马叔的个案,跟进他的家庭面临的各个问题。

第二次见马叔是跟马叔之间建立正式的个案服务关系。通过进一步沟通,我也更详细的了解到了马叔家的情况,同时对于马叔的问题也感觉到很棘手。一个家庭仅靠他一个劳动力支撑,且大儿子又患病长期吃药需要医药费。现在马叔50来岁还能勉强维系,那10年后呢,当他年龄太大丧失了劳动力,这个家庭应该怎么办呢。想到这些心中甚是担忧。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跟督导进行沟通,在督导的建议下,我决定先解决当前最紧迫也能够着手的问题,至于最长远的担忧还要一步一步的来。

第二部分:社区力量支持,解决当前困难

后面多次的个案跟进,主要围绕两个大方面进行。一是:马叔大儿子马飞的治病买药的问题。二是:给马叔两个儿子办理相关证件,保障基本生活。

在关于马飞买药的问题,由于马飞被诊断为肝胆管结石,这个病无法根治,反复复发,在医生的建议下,要去香港买一种药“消石素”,这个药的效果较好,能够很好的控制病情复发。在初期马叔是拖老乡从香港带药,由于转手人较多,原本成本价就不便宜的药,几经转手价格更高了,这给马叔带来了一定的负担。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我跟马叔商量说先暂停让老乡带药,看我这边发动其它人能不能帮忙带药,这样至少可以省下转手费。后面联系到了社区工作站的一位领导,他说他朋友在香港,可以顺便带药。后面这位领导的朋友了解到马叔家的困难没有收马叔的钱,并且说今后需要也可以继续找他。这件事让我跟马叔都感动不已,马叔也亲自打电话表示感谢。关于带药还发生了一件事,后面有社区的同事也帮马叔带药了,可是她带回来的药价格竟然比马叔在老乡那里买还要贵。我这边能确定的是这位同事没有收额外的钱,只是药本身的价格,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一个是因为这个药升级了,比原先贵一点,一个是因为这个药有很多个版本所以价格不一样。当时觉得自己好心办了坏事,但是为了不给马叔添负担,通过跟同事商量我们决定以向机构申请经费的方式将多余部分的钱给了,而马叔只需要支付其中一部分,这才解决了这一问题。后面,由于马飞的几瓶药几个月后又差不多吃完了,马叔给我反馈需要买药的事情,这一次刚好没有人去香港,但是马飞的药不可以停,这一次我自己亲自去了一趟香港,主要是去帮马叔买药,因为这个药有很多个版本,每次不同人带的都会不一样,价格也不一样,所以这一次想自己去认真了解一下这个药在香港卖的情况。当然为了不给服务对象添负担,我跟马叔说刚好自己去香港旅游顺便帮他带药,这一次通过去香港认真了解这个药,最后买了4瓶医生反馈效果较好,且价格适中的药。后面马飞吃了这个药连续5个月病情没有再复发。

在关于给马叔的两个儿子办证的问题上。由于马叔是外来务工人员,且他没有办理居住证,没有购买社保,因此这种情况在深圳是无法办理的。我把深圳这边的情况反馈给了马叔,并建议马叔可以抽个时间回老家给孩子办理证件,这样至少今后他们的生活有点基本的保障,在听取我的建议后马叔也表示过年的时候带两个小孩回家办理低保跟残疾人证。

在跟进马叔个案的过程中,我发现当前马叔家庭最主要的困难是经济问题,后面通过跟机构督导反馈情况,督导建议可以去深圳市残联,慈善总会等公益组织基金会去申请一定援助。但是通过各个方面查询相关援助,马叔的情况基本都不符合要求。后面社区工作站领导了解到马叔家的情况,也多次去马叔家探访并送一些生活必需品。对于社区工作站来说马叔不属于社区服务范围,但是工作站领导在得知马叔家的困难后仍然尽己所能的帮助马叔一家,这一点也让马叔很感动,同时也让我很钦佩社区有这样的领导。

在跟进马叔的个案过车中,马叔还出现了一次突然失业,当时马叔六神无主,因为失去了工作就相当于失去了维持一家人生活的基本来源。当时马叔积极跟我沟通,反馈他的困境。得知这个消息后,一方面我积极安抚马叔的情绪,另一方面也鼓励马叔不要放弃,让马叔在附近的公告栏看看有没有招聘信息。而我这方面也通过各个途径查找招聘信息,同时也跟马叔一起外出一些地方寻求招聘信息。后面在马叔老乡的介绍下,找到了工作。这才解决了这一次的危机。同时更让人庆幸的是,马叔的小儿子在老乡的带动下每天一起出去派传单,一个月也有将近800元收入,虽然马叔的小儿子也有智力障碍,但他有爱心老乡的照看,基本能够胜任派传单这份工作,这对马叔一家来说是个喜讯。马叔一家的生活有了一定的起色。我也感受到了马叔对生活的一份知足。2014年底,春节将至,马叔工厂也基本停工,马叔按原计划带两个孩子回老家办理低保,残疾人证。在这个阶段,我也感觉这个个案基本可以结案了,因为最初的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虽然对长远马叔一家的生活还是有一些担忧。

第三部分:动员社会力量,助力残疾家庭

然而事情却在今年5月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今年5月马叔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带着大儿子回到了深圳,而他的小儿子在回老家的过程中走丢了。本来计划早应该回深圳的,由于四处寻找小儿子才耽搁到5月回深圳。但是回深圳后原来的工厂辞退了他,他继续找了很多厂都拒绝了他。这一次马叔感觉生活已经绝望了。他不知道怎样继续支撑这个家庭。我记得跟马叔接触的过程中他说过很多的一句话就是“无论怎样,只要我有饭吃,能够带他们两就一定坚持带,等哪天我老了,死掉了,就只要看他们的命运了。”这句话充满了无奈与满满父爱,也让我作为一名社区社工几度深思。作为一个社工听到服务对象说这句话,很多时候我也会觉得充满无力感,也希望能够尽最大努力跟马叔一起面对他的困难,解决这个家庭的困境。然后更让人觉得艰难的是马飞的病又复发了,这一次很严重,原来复发只要去诊所打几天的点滴就恢复了,这一次打点滴已经没有用了,马飞直接被送到了医院。而没有工作的马叔根本无力承担医药费。虽然今年我调动了工作,在离原本工作社区很远的地方,但是知道马叔一家处于这样的困境,我当时第一件事是跟原社区的同事反馈马叔的情况,希望他们能够跟进。另一方面,我这边也积极想办法,看怎样解决问题。原社区的同事也反馈说从政府层面很难帮到马叔,毕竟马叔不是我们服务社区范围内,且社区工作站之前也为马叔做了一些工作,已超出原本范围了。同事们表示的无能为力,而我离马叔那么远,这些问题都很棘手。后面我想,政府层面走不通,那就发动社会大众来关注马叔家的情况,相信社会爱心人士在得知马叔家的情况后一定会有人帮助马叔的。于是我这边积极联系各个媒体,幸运的是深圳都市频道的《法观天下》栏目愿意播出马叔一家的遭遇。在准备录制之前,我也遇到一些困难,一个是我原先工作的社区工作站领导,一开始强烈反对,且不同意以社区名义播出马叔的情况。因为马叔的特殊情况,他并不居住在我们服务的社区,属于另外一个社区,如果以我们社区名义播出,怕惹来不必要麻烦。后面通过跟社区领导协商,同时我也积极联系记者,说明本次报道不以任何社区的名义来报道,只是从一名社工帮助服务对象的角度来报道。后面社区才同意播出了马叔一家的遭遇。

然而马叔个案的问题仍然没有结束,虽然记者前来录像了,但是距离节目播出还有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原工作社区的同事表示马叔的问题他们很难继续跟进,且已经把能做的工作都做了,建议再次将马叔的个案转介给马叔本来居住社区的社工。由于我已不在原社区工作,且现在工作地距离马叔那里太远,无法抽身应对马叔的困境。最终协商将马叔的个案转介给其它机构社工。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到了自己作为一名社工的无力感。但是认真一想,从工作的角度来看,将马叔的个案转介给他所居住的社区,也确实更有利于马叔问题的解决。

当然马叔个案的转介也是在取得马叔同意后才做的。而转介后跟马叔的联系也没有断。就在录像第二天,马飞病情恶化进医院,而电视台还没有播出马叔的事情,马叔原本就欠医院几千块没有还,这一次医院要求马叔还钱,且马飞这次治病还需要上千元。钱,这是当务之急。马叔给我电话,说想跟我借钱,因为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儿子要看病,而没有工作的他一分钱也掏不出来。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看病重要,马叔需要钱,且不管他说是借,就是直接给他我也觉得是应该的。但是我也有一丝顾虑,因为作为社工我本身收入不高,要从个人角度帮助服务对象走出困境是很艰难的。限于这个处境,我觉得很为难,但是当前治病重要这个我很确定。于是我准备把自己仅有的几千块钱取出来,先给马叔救救急。由于我工作的地方没有取款机,于是我拜托同事帮我取钱转交给马叔,但是我的同事在知道我的决定后,让我好好思考这样做是否是一名社工应该做的,这样做是不是违背了社工的一些伦理原则,这样做是不是真的是助人?其实当时我没有想那么多,就觉得救命更重要,其他什么的都不应该顾虑那么多。后面同事追问我“你确定你已经想了所有的办法了吗?是不是还存在你不拿出自己的钱也能帮服务对象解决当前困难的可能性。”在这个同事的引导下,我努力在想是不是还有其它可能性呢?后面我想到自己现在工作的社区里有一座寺庙,这个寺庙原本我们在工作中就已经相互认识了且这个寺庙里面的人都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特别是庙里的当家师傅。虽然当时我觉得自己打电话给寺庙的主持求助有点冒昧,但是我想到这也是一个方法啊,于是我鼓起勇气给师傅打了电话,师傅得知这个马叔家的情况后,愿意以个人名义向马叔一家捐3000元。3000元!这对我跟马叔来说,足以应对当前的困难了,当天拿着师傅的钱,晚上我就赶去医院把这笔救急钱交到了马叔手上。过了几天马叔的报道媒体播出来了,我知道原本的3000元是无法解决马叔的困难的,于是在媒体报道播出后,我这边积极动员同事跟身边的朋友转发这条新闻,让更多的人知道。而在我现在社区工作的同事组织下,不少朋友都表示愿意捐钱给马叔,大家各自贡献一份爱心,更让人感动的是,现在工作地这边日常有工作联系的一位小学德育处主任得知马叔的情况后个人捐了1000元,并给我说若是马叔是我们这边社区的也可以发动全校学生为马叔捐款。这一次在这位爱心同事的发动下,我们募到3000多元钱给马叔。当天下班后,我们一起赶往马叔所在医院,将钱送到了马叔手上。

作为一名社工,虽然我们也受到一些限制,但是我相信只要有付诸行动,很多我们认为不可能的事是能够变成可能的。

由于目前马飞的病情没有缓解,医生建议马飞转院去更好的意愿就诊,马叔依然担心医药费的问题。虽然马叔的个案已经转介给另外的社工了,但马叔的困难依然存在,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将爱心传递,伸出援助之手,助马叔一家走出当前的困境。

我们每个从事社工这份工作的人时常会将“助人自助”这四个字挂在嘴边,放在心上。我自己也在想到底怎样做才是正确的助人自助,在跟马叔接触的一年多里,起初我很佩服这位父亲的毅力,很佩服他的自尊与独立,他不轻易向别人寻求施舍或者帮助。他咬牙抚育两个有智力问题的儿子,充满父爱。这些都是我钦佩他的地方。而我一个普通的社工能做什么呢,也只能动用所能想到的方法帮助这个家庭能够在深圳这座城市生存下来。但我深知真正能够帮到马叔的,不是一个社工,而是整个社会的资源,是大家共同迈出一步的结果。

深圳市龙岗区至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敬天燕

2015年8月7日

 

本文为网友投稿,欢迎大家踊跃参与投稿,发表您的观点。

我们的投稿方式:您可以登录网站在首页右侧点击投稿或者发送邮件至edit@swchina.org,我们会择优选登,让更多人与您一起分享观点、传递智慧。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