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成都小区试点 社区参与激发农村社区治理活力

2019-01-25 09:21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四川成都崇州市三郎镇龙翔六顶小区是“5•12”汶川地震灾后重建的农民集中安置小区, 1230 户、5200 余人来自7 个村一个社区。

社区参与激发农村社区治理活力——四川成都崇州市龙翔六顶小区居民社区参与记

四川成都崇州市三郎镇龙翔六顶小区是“5•12”汶川地震灾后重建的农民集中安置小区, 1230 户、5200 余人来自7 个村一个社区。这里的居民曾经面临因居住方式和环境转变带来的种种不适应,也曾为社区环境、卫生、治安脏乱差而恼火,属村属社(区) 双重管理也让他们有身份认同的尴尬。可自从2015 年之后,居民曾经的苦恼一点点消解,社区环境面貌发生了很大改观,居民们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社区为何有这么大的变化?居民们说,那是因为社工来了!

院落打造让居民找到归属

“那边的花圃和凉亭,以前是堆放建筑垃圾的地方,门口这里坑坑洼洼,下雨一片泥泞。”崇州市民政局基层政权科科长柯斌面对眼前这片绿草成茵、鲜花摇曳的花圃, 回忆起以前的光景。那时小区不仅环境差,还存在面积大、住户多、居住分散,基础设施不完善以及居民在社区居住的公共事务由社区管委会管理,但生产(土地归属)和办事依旧要找原来的村子(各村管理)等各种不便和混乱,居民对小区不满意,居民之间矛盾也多发。

“这种状况我们管理部门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崇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吴春雪说。2015 年,崇州市民政局购买社会工作服务参与社区共建。“我们想引入专业机构和社会工作者,通过他们的服务,调动居民的积极性,参与社区建设,激发社区活力,从而解决社区问题。”吴春雪谈起购买专业社会工作服务参与社区建设的初衷。龙翔六顶小区幸运地成为项目落地社区,项目实施方四川光华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派杨琴等社会工作者驻点服务。

龙翔六顶小区占地480 亩,走完一圈要两个小时,并且楼栋标号混乱,容易迷路。杨琴和同事在走访社区过程中发现了这个问题后,萌发了绘制社区地图的想法。用脚步丈量社区的过程中,她们结识了很多社区居民,一些热心人还加入其中。最终绘制出的地图,让居民对自己居住的空间有了概念。这件事也让杨琴发现,“其实居民并非对社区事务不关心或没有能力,而是缺少机会,社工要做的,就是提供参与机会和平台”。

走在社区,记者发现这里并非一幢幢楼栋排列而居,而是一个个有院门、有院名的院落组成。崇州市民政局社工指导站站长付阳笑着介绍,这是社会工作者专业而巧妙的设计。小区大了,住户分散, 管理和服务起来都有难度,而且七村一社区的居民当初分配住房时并非按村集中分配,熟悉的亲戚邻居不再比邻,邻里之前交往、互助的气氛越来越淡。用什么做突破口重新把居民们聚起来,唤起他们的共同意识?

社会工作者在绘制社区地图过程中,发现小区楼房是以几栋为一个楼群的形式出现的,细细一数有33 个这样的楼群,每个楼群格局类似于院落的样式。在中国的建筑文化里,院子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 住在一个院子里的人容易形成集体的概念,一致行动也更容易。找到了这个切入点,社会工作者就与居民、社区一起,将小区划分为33 个院落,这样社区地理空间重构,管理格局也改变了,社区治理就以院落为单位开展。

接下来就是院落名称命名和选举院落长,这些必须交给居民自己来决定,让他们体会到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做主。院名命名过程让居民对参与社区事务有了兴趣,在选举院落长时,选举的时间、地点、方式都是社区、社会工作者和居民多方主体共同确定的,最终由居民民主选举出了他们认可的院落长。

“我们在社区里开运动会和举办团圆饭、邻里节活动的时候,也是以院落为单位,居民凝聚力和归属感更强了。以前他们都是说我们村怎么怎么样,现在变成了我们院落怎么怎么样。”杨琴进一步介绍。

找到解决社区问题的“金钥匙”

60 多名院落长是热心、有能力的社区骨干,社会工作者希望把他们培养成社区领袖,成为居民参与和居民自治的中坚力量。杨琴说, 最终目的还是希望通过他们带领居民参与社区自我管理,解决社区问题。因此,以社区具体问题为切入点,推动居民参与,让居民学习如何开会,如何沟通,如何与社区、政府对话,如何科学化、合理化地表达需求,并找准正确行动渠道, 成为社会工作者着力推动的方向。

政府拆除违章建筑把公共空间归还给居民,院落打造成为政府和居民的共识,修建停车棚、打造院落公示栏、院落环境改善被提上议程。“温馨快乐院”的院落长召开会议,居民们认为先从院落环境改善入手,首先就是院落大门怎么建、建成什么样、钱怎么解决,这些全部要由他们自己来决定。镇政府看到居民意识转变非常支持,党委会确定对此给予政策支持。经过一次次开会、沟通、协商,居民最终确定了院门的材质、样式,并在社会工作者的协助下画了图纸、做了预算。社会工作者邀约社区分管领导和院落长,三方对方案进行讨论确定,费用由居民自筹+ 政府补助的方式解决。居民资金筹集很顺利,一个月后,“温馨快乐院”简洁大气的院门修建完毕,院落也焕然一新。居民尝到了“我的院落我做主” 的甜头,对社区参与更有信心了,还自行商议出了院落环境维护自治管理方式。

“虽然是居民参与,但社工在这个过程中起到协调和支持的作用, 对社区骨干进行培训,教他们怎么开会、怎么表达需求、怎么协商等,成为在政府、社区与居民之间联动的纽带,推动社区问题解决。”付阳说。

三年时间,看着社区凝聚力一点点增强,院落化管理新秩序逐渐形成、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信心和动力逐步提升,杨琴在逐渐淡化社会工作者的角色,将居民引导至社区治理的主导位置,为此,她们给居民赋权充能、对社区自组织进行能力建设支持……

吴春雪说,崇州社会工作起步虽然较晚,但这让他们吸取了更多其他地方社会工作发展的经验和教训,对崇州社会工作发展方向有更清晰的认识。“农村对社会工作服务需求更迫切,我们就向农村社区倾斜。我们把很多项目落地在农村社区, 比如龙翔六顶小区,社会工作者用专业理念和方式方法,在激发居民参与热情和信心、增强参与能力、促进社区居民自治方面发挥出了巨大作用,为解决农村社区治理难题探索出了比较好的路径和方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