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医院里的一天:除了医生护士,还有他们…

2017-06-30 09:41   北京晚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2017年6月29日讯,周一早上8点刚过,医务社工吴灵芝就出现在丰台区铁营医院门诊楼的导诊台后,为来来往往的患者和家属提供导诊咨询和就医援助服务——这是铁营医院医务社工服务的一个侧面。

为什么医院少不了医务社工? 能有效缓解医患关系

2017年6月29日讯,周一早上8点刚过,医务社工吴灵芝就出现在丰台区铁营医院门诊楼的导诊台后,为来来往往的患者和家属提供导诊咨询和就医援助服务——这是铁营医院医务社工服务的一个侧面。

微信图片_20170630094014

铁营医院医务社工端午节活动

近日举行的“医务社会工作与整合医学学术研讨会”提出,北京市各区医疗机构应结合各自功能定位、患者特点和社会条件等探索开展医务社会工作。

医务社工的工作内容有哪些?他们在医院中担当着怎样的角色?

8:00查房:寻找服务对象

早上8点整,神经内科与神经外科正在进行大交班,护士长与值班医生汇报着患者的病情变化,铁营医院社工部负责人谢敏丽也站在人群中倾听。

交班后,谢敏丽跟着医生们查房,在医生与患者交流时观察患者及家属是否有情绪问题、从而发现服务对象。

铁营医院是二级医院,患者多为来自社区的慢性病患者,其中又以脑血管疾病患者居多。这些患者长期卧床、情绪压力较大,照料、家庭、经济等因素都会影响患者的配合程度、病情发展与康复进程。而为患者提供心理关怀、社会服务,帮助其解决影响治疗康复的经济、家庭、心理问题,从而提高医疗效果和患者生活质量,正是医务社工的目标。

“医生护士在为患者诊治生理上的疾病时,往往需要面对很多临床治疗之外的工作,这是超出他们的能力和工作范围的,所以就出现了医务社工这样一门新兴职业。”谢敏丽2010年毕业于中华女子学院(下称女院)社会工作专业,是铁营医院的第一名医务社工。

她将医务社工的角色描述为“辅导者”“咨询者”“协调者”“资源链接者”:“首先是辅导病患或家属提高自我调适能力,克服情绪障碍;其次是提供医疗政策等咨询服务;第三,帮助协调患者的家庭关系、医患关系、与社区的关系;第四,帮助患者发掘、链接各种社会资源,保障治疗顺利进行。”

9:20透析室:陪伴服务

“吕叔叔,您在看报纸呀,什么内容?”上午9点20,医务社工陈琦直奔透析室,她今天上午的陪伴对象吕大爷正躺在床上阅读一份《环球时报》。

“看军演报道呢。”吕大爷看到陈琦便放下了报纸。

去年10月,吕大爷因尿毒症前往同仁医院诊治,后转院到铁营医院进行长期透析。陈琦从去年11月开始对其进行陪伴。

“刚来的时候情绪很不好,担心自己快死了,也担心钱花得太多牵连家人。”当时吕大爷身体状况太差,“他女儿也认为父亲的情绪不佳,希望我们能和他进行沟通,我们便开始介入。”

陈琦介绍道,“他是黑龙江人,我的姥姥姥爷也是黑龙江人,有种亲切感,而且他对我的倾诉欲很强,所以沟通比较顺畅。”

“我们这个岁数的人很多不理解,认为不给吃不给喝光聊天有什么用?”吕大爷说,“人是需要发泄情绪的,有人通过打拳击发泄,有人通过倾诉发泄,我和小陈聊天,就是能把心里的不痛快说出来。”

10:00个案分析:家属有潜在风险吗?

“您照顾老伴很长一段时间了,每天的照顾内容都有哪些?”“目前在照顾过程中,哪些方面您觉得难以胜任?”“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长期请护工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您目前的经济收支如何?”“您几乎每天来医院照顾老伴,有哪些人可以给您提供帮助吗?”

心理咨询室中,谢敏丽正在与一位73岁的老人交谈:老人的妻子2015年4月突发双侧延髓脑梗、四肢瘫痪,从那时起,老人就承担起了照护妻子的重任,早五晚六是他的固定作息。

谢敏丽正在通过了解他的身体状况、心理机能、社会网络系统及经济状况来评估他是否需要社工介入:“我们会关注家属的照护压力,尤其长期照护。家属的情绪如何?有没有自己的生活?是否有其他人可以帮他?为什么请了护工后仍坚持每天来院?他每天都来真的会累的,无法参与社会交往,自己的兴趣爱好也必须抛开,还会面临‘你爱人都病了你还出来玩’的精神负担。如能有‘喘息服务’,哪怕一周就一天,对他来说都会缓解很多。”

所幸,这位老人身体健康,且在接受焦虑与抑郁自评测评及访谈过程中,没有发现明显的症状;退休金足以支付治疗与护工费用,子女每天下班会来看望、周末会来替班,所以并未出现明显的应激障碍。

“我该感谢你们这个医疗团队,我总觉得这以后是个大趋势。”老人的妻子目前已经能抬起右手,在康复过程中,社工与心理咨询师、康复师合作化解其情绪压力、帮助其找到康复动力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14:00 小组活动:互相支持

下午2点,社工部组织的“脑卒中居家照护支持性小组” 在会议室举行活动,照顾丈夫的妻子们、照顾母亲的女儿们、病情不一的患者们共十人来到现场。

医务社工李天娇是这次活动的主持人,她带领大家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交流了各自照料或患病的时长,并通过游戏使这些将在未来两个月一起进行小组活动的人们熟悉起来。

而最后的分享感受则成为参与者产生共鸣的环节。

“天天照顾患者挺压抑的,到这里来和大家说说话,感觉没这么压抑了。”一位照顾了丈夫三个月的年轻妻子说道,另一位长期照护的阿姨则表示,“经常照顾患者,精神特别紧绷……”说着便哽咽起来。

李天娇轻轻搂住阿姨的肩膀说道:“长期照顾患者真的很不容易,尤其在他发脾气的时候更不知怎么应对,只好顺着他,把委屈往心里咽。我想在座的大多组员都有类似经历。这次小组除了一起学习从生理上照顾卒中患者,还会训练大家有技巧地与卒中后患者沟通,还将是一个为彼此提供支持、分析照顾经验的平台。希望大家在照顾患者的同时,记得照顾好自己。”

“我们尝到了医务社工的甜头”

铁营医院副院长刘宏向北京晚报记者介绍,2000年时铁营医院承担了一个反对家庭暴力的课题,与女院社工专业有了第一次接触, 2009年时铁营医院成为女院医务社工的教学医院,到2010年开始招收自己的医务社工,目前共有四位社工在岗。

刘宏坦言,医务社工的发展比较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相关政策还未跟上,目前医务社工并不在医疗机构职业类别“医药护技”四大类中,所以面临着没有编制、职称晋升不畅的窘境。为了留住这些人才,铁营医院自发从原有编制中拿出两个来给了医务社工。

“这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医务社工的作用,我们尝到甜头了。我们跟三级医院不太一样,患者大多是附近社区的慢性患者、老年患者,他们经常来康复、复诊,跟医生的熟识度更高,我们对患者所面对的家庭、社会、心理因素了解得也更多,医务社工作为整个医疗服务团队的一分子去介入,去触及医生触及不到的患者与家庭、与社会间的问题,从而帮助患者。”刘宏说,医务社工的介入还能有效缓解医患关系、提高健康教育的效率。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张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