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关注社会工作:禁毒刚性执法中的“软力量”

2017-03-24 09:31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国家禁毒办、民政部等12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禁毒社会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意见》,明确规定加强禁毒社会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总体规划及禁毒社会工作者的职责任务,为禁毒社会工作者的培育和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

原标题:社会工作:禁毒刚性执法中的“软力量”

不久前,国家禁毒办、民政部等12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禁毒社会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意见》,明确规定加强禁毒社会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总体规划及禁毒社会工作者的职责任务,为禁毒社会工作者的培育和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

对此,广东工业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广州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刘静林教授表示:“禁毒社会工作是禁毒领域中的‘软力量’,它运用社会工作特有的理念、价值观以及专业方法更好地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服务。将社会工作引入到禁毒领域,尤其是戒毒康复领域,这是一种制度上的突破和创新。”

戒毒工作呼唤人性化服务管理

长期以来,我国实行“强制戒毒”为主的戒毒政策,2008年6月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规定了以“社区戒毒”为核心的多种戒毒措施,标志着我国的戒毒策略开始由“司法惩戒” 模式向“生理-心理-社会全面康复”模式转变。

“随着强制隔离戒毒制度的日益完善,对待戒毒人员更加注重人性化管理,工作重点不只是戒除生理毒瘾,更重要的是帮助其恢复正常的心理和社会生活能力,顺利回归社会,工作方法上要求多样化、科学化、专业化。”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温维雄表示。

该所于2011年引进深圳市温馨社工服务中心的社工驻所服务。温维雄说:“在未引入社工之前,戒毒工作面临很多现实性问题,如民警角色冲突(既要执行强制隔离戒毒工作,又要肩负软性帮教任务),吸毒者自身心理问题复杂难解决、复吸率高,与外界社会的沟通交流不够、戒毒人员出所衔接工作存在脱节现象,回归和融入社会的现状不尽如人意等等。社工驻所后在民警的管理下开展工作,全程介入,连接所内所外教育,提供一站式跟踪帮教服务。”

与传统监控型和管教型戒毒模式相比,社区戒毒(康复)模式则更多融入了社会工作的理念与方法,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的特征,更加契合于戒毒工作走向人本化、科学化发展的时代要求。

2003年12月成立的上海市自强社会服务总社(以下简称上海自强),是内地成立最早的禁毒社会工作机构。目前,上海自强已在全市14个区县设立工作站,在154个街镇设立社工点,共有社工739名。与政府执法部门较为刚性的、行政的、以管控为主的强制性戒毒措施相比较,上海自强的社工秉承“以人为本、服务为先”的社会工作理念,通过与服务对象建立起平等友善的伙伴关系,发挥专业化、柔性化和个性化优势,提供精细周到的社会服务。13年来,社工的戒毒帮教服务工作得到服务对象及其家人的认可,三年戒断巩固率达到25.8%。

需求是出发点,专业化服务是核心

在禁毒实践中,社会工作可以介入到禁毒工作的方方面面。“社工并不仅仅是协助吸毒者戒除毒品身体依赖的人员,更是给予戒毒康复人员情感支持、心理疏导,为其链接生活、就业资源,促进其更好地回归家庭的陪伴者。”香港资深社工督导梁建雄表示。

为更好地帮助戒毒人员实现生理脱毒、身心康复和重返社会的目标,广州市启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启创)于2011年启动“常青藤计划”,从服务对象的需求出发,从个人、家庭和社区层面为社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社工服务。

据启创总监董沛兴介绍,在个人层面,社工要协助社区戒毒者办理美沙酮申请,跟进美沙酮脱组人员情况,寻找医生为新入组的服用美沙酮人员提供培训等;同时,在三年的社区戒毒期限内,社工要陪他们参加尿检,还要通过定期走访,开展个案会谈,持续了解社区戒毒人员在戒毒治疗、生活、工作等方面的情况,并开展相应服务。从家庭层面,社工运用小组工作方法,针对社区戒毒人员家属开展互助小组活动,给家属普及禁毒知识,提供心理、情感等方面的支持。在社区层面,社工举办多种多样的禁毒宣传活动,促进居民对毒品和戒毒人员的了解,学会接纳、理解、包容,为戒毒人员成功戒毒营造良好的社区环境。

“戒毒人员的社会支持系统往往很薄弱,尤其是强制隔离戒毒出所后,通常会面临生活、就业方面的困难。如果这些困难不能及时有效解决,将会引发自卑、偏激等不良情绪,很容易走上复吸的道路。”广州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戒毒部部长何炯春表示,“社工以资源链接者的身份为戒毒康复人员提供帮扶救助服务,协助他们解决暂时的生活困难,提高生计发展能力,从而改善他们的社会支持网络。”帮扶救助包括申请低保、临时救助,申请廉租房、推荐就业等等。

在禁毒宣传方面,社工常常引入专业元素进行创新。深圳市龙岗区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发起的“反毒大篷车”就是一个典范。

针对青少年群体好奇心强、喜欢新颖事物、注重体验等特点,“大篷车”设计了毒品知识、“吸毒”体验、游戏互动、“毒品DIY”等不同的功能区域,并通过搭建移动式伸缩帐篷进行展示。结合现场灯光、视觉、声效等多样化感官效果,采用毒品模型观摩、情景模拟、吸毒后的眩晕体验、游戏互动等途径。“这种体验式的禁毒宣传教育方式,有别于传统的禁毒宣传教育,深受青年学生喜爱。”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副总干事冯山说。

“刚”与“柔”的有效结合

成立于2008年的江苏省苏州市自强服务总社同样是专门提供禁毒服务的社工机构。组织宣传部干事长羊纪平认为,与儿童、老年人、妇女等社会工作的其他领域相比,禁毒社会工作面对的是违法人员,具有非自愿性特征,服务对象的这一特殊性决定了由专职、专业的社工来提供服务更为合适。社工的柔性服务可以让刚性的禁毒执法渗进温情的力量。

作为广东省首家专门从事戒毒康复的社工机构,广东联众戒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联众)近10年来不断探索成效为本的专业服务。他们将服务区域的戒毒康复人员按照社区网格划分到每个社工头上,无论服务对象处于行政拘留、强制隔离戒毒还是在社会上的各种管控状态,社工都要进行跟踪服务,并联合社区民警、社区干部、社区网格员形成网格化的管理服务。

如何在“刚”的管控下开展“柔”的服务?联众总干事王高喜介绍,联众社工从接案建档到对学员生理心理状况、社会状况评估,再到制订干预计划,介入个案治疗和家庭治疗,无缝对接出所,执行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帮扶工作,实现“全程跟踪”服务。根据行为强化理论,按接受帮扶管理程序,社工对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人员实施A、B、C三级管理。其中,A级人员主要由社工管理,B级人员由社工帮扶、民警协助管理,C级人员主要由民警管控、社工协助干预。社工采用心理行为干预、预防复吸训练等一系列科学干预方法和就业帮扶措施,全力转化,降低复吸。

“联众社工还运用互联网+社会服务,自主开发了社区戒毒社区康复社会服务网络系统,采用科学的量表对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人员的现实表现进行每月评估,根据评估结果制订科学的干预和服务计划。”王高喜强调。

叶雄,上海自强同伴辅导员、上海戒毒热线主持人,曾有10年药物滥用史,如今已康复15年。因为感念接受社会工作服务后的成长,她在艰辛修复生命的同时致力社区戒毒康复领域的同伴教育工作和禁毒宣传,她用自身“柔”的榜样力量,引领数百名戒毒同伴回归健康生活,她还建立了一支戒毒康复人员的禁毒志愿者队伍,用行动践行了社会工作“自助-互助-助社会”的理念价值。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