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什么是社区治理“三工联动”

徐 华 石松芳 2019-05-14 09:10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三工”之间的关系表现为以社区政工干部为主导,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为两翼,三者之间是独立平等的关系,在职责分工上相辅相成,协同参与,以达到社区治理的目标。

“三工联动”模式具体是指社区政工干部、社工和志愿者(义工) 在社区这个场域内,以联席会议制度为具体实现渠道,围绕社区居民需要而进行的一系列社区建设与治理活动,其目标是为了提高居民福祉,推动社区的自治与发展。其中,政工是指社区党组织和社区思想政治工作人员。社工指社会工作者,其不仅包括受过系统社会工作教育、职业培训、获得地方或国家社会工作职业资格的专业社会工作者,还包括一般的社区工作人员,即传统的本土社区工作者。志愿者,是指在不计物质报酬的情况下,基于道义、信念、良知、同情心和责任,为改进社会而提供服务,贡献个人的时间及精力和个人技术特长的人。“三工”之间的关系表现为以社区政工干部为主导,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为两翼,三者之间是独立平等的关系,在职责分工上相辅相成,协同参与,以达到社区治理的目标。

“三工联动”社区治理模式的具体运行机制

“三工联动”的具体运行机制本质上是“三工”在协同参与社区治理的一个权责分工、目标统一、矛盾协调、融合创新的过程。为进一步完善“三工联动” 机制,需进一步探求三者在社区治理过程中的角色分工和交互运行机制。

(一)政工——主导全局、保障监督者

在“三工联动”机制下,政工充当着主导全局、保障监督者的角色。“三工联动”机制中,社区党组织、社区政工干部一方面要切实发挥党在基层的领导核心作用,大力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建设,激发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热情;另一方面要积极为社会工作者、志愿者参与社区治理提供保障,协助社会工作者、志愿者向上级党组织及政府反映政策、资源诉求。政工在社会工作者、志愿者开展社区活动、进行社区建设的过程中应实施有效监督,确保社区治理的良性运行。

(二)社工——专业服务输送、建言献策及资源链接者

一批专业的社会工作者是“三工联动”机制有效运行的关键。社会工作者主要依托街道办事处、社区党组织、居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平台参与社区治理,以实现服务输送、教育增能、建言献策、资源链接与政策倡导等职能。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工作者的角色是一个多维度的角色, 其在提供专业服务、协助志愿者进行专业培训、为社区居委会在社区发展规划与事务决策提供专业建议的同时,还为社区广泛联络相关组织,积极进行社会倡导, 推进社区资源的链接进程。

(三)志愿者——志愿服务的承担者、社区活力激发者

“三工联动”社区治理模式中, 志愿者的角色定位为社区活力激发者和志愿服务承担者。在社区治理过程中,志愿者一方面积极参与社区志愿公益服务、配合补充社会工作者开展专业的社区活动; 另一方面联结社区居民组建发展社区志愿者队伍,有效激发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两者通过开展社区活动、进入居民圈子, 了解居民心声,及时将民意反馈给社区政工干部,坚持了以人为本的社区治理理念。

“三工联动”的机制中,社会工作者、社区政工干部、志愿者三者在权利职责上独立平等。2018 年,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指出村、社区应当注重从社会工作者等群体中选拔党支部书记。由此“三工”在人员组织上又有融合交叉的一面, “三工”参与社区治理过程中的联系和集体归属感相应得到增强。

“三工联动”的操作模式——三工联席会议制度

在社区治理中,“联席会议制度”是“三工联动”机制的具体实现渠道。本文将“联席会议制度” 理解为一种以政工为首要发起者, 社会工作者、志愿者为组成成员, 以定期线上线下会议为主要形式, 讨论社区决策与发展方案为主要内容,参会各方在此过程中进行充分的交流与意见互换,以推动社区治理与发展的制度。联席会议制度的运行需要从以下五个维度考量,即制度目标、人员组成、议事内容、议事程序、议事规则。

就制度目标而言,该制度的设立主要目标包括贯彻落实党中央社区治理发展意见、沟通协调政工、社会工作者、志愿者意见、决策形成社区治理及发展方案、保障监督促进社区治理等。人员构成方面,“三工联席会议”的组成成员包括社区政工干部、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其中社区政工干部为会议的主要发起者及主持者, 在联席会议制度运行中担当着主导者角色。社会工作者、志愿者在社区政工干部的发起与号召下成为会议的主要组成成员。议事内容方面,“三工联席会议”重点分析社区政治、经济、文化建设、社区环境、福利保障等发展性问题, 讨论制订社区治理方案,监督评估社区发展项目等工作。议事程序方面,“三工联席会议”由社区政工干部提前征集会议议题并负责安排会议议程;会议议题由政工、社会工作者、志愿者组织三方主要负责人协商确定;会议每周召开一次; 会议议题决策采取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议事规则方面,“三工联席会议” 实行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的集体领导制度;认真贯彻执行个人分工负责制;会议成员应按时出席会议, 有事不能参加会议的成员应提前向社区政工干部说明情况等。

“三工联动”社区治理模式的展望(一)政府应加强对“三工联动”模式的制度支持

首先,政府应大力支持政工组织、社工组织、志愿者组织的联动发展,助力打造“三工”有效的联动沟通平台;其次,政府应积极建设政工、社会工作者、志愿者人才队伍,提高“三工”的薪酬待遇与社会声望。建设完善的考评激励机制,提高“三工”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最后,政府应有针对性地选择社区试点,探索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社区治理模式。在选择社区试点的基础上,投入一定的资金支持,及时发现、探索解决该机制存在的问题,推动形成更具特色、更接地气的联动治理模式。

(二)积极建设政工、社工和志愿者人才队伍

积极筹备社区政工干部、社会工作者、志愿者人才队伍,是推动“三工联动”机制可持续运行的关键。

积极优化政工队伍,确保中国共产党在社区工作中的领导核心地位。扩大完善社会工作者队伍, 利用政策宣传提升社会工作的知晓度,促进社会工作的本土化。引导建设志愿者队伍,完善组织管理制度与服务规范。

(三)理顺关系,明确职责, 打造“三工”有效联动对接的平台

打造符合中国特色的社区治理模式,发挥政工、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的合力是关键。打造“三工”有效联动的对接平台,需要理顺关系、明确职责。从人才联合培养机制、协商机制、信息资源共享机制等层面努力。

理顺关系,明确职责,是“三工” 实现有效联动的基本原则。在人才联合培养机制层面,政府应制定出台相关人才引进政策,积极倡导广大有为青年、知识分子等加入“三工” 队伍,并通过开展“三工”联合学习培训班提升专业水平与能力。

在协商机制层面,“三工”之间应积极利用线上线下沟通平台。“三工”交换意见、共享信息,为制定社区治理规划与发展意见提供了更加清晰、逻辑化的思路。

在信息资源共享机制层面,积极利用线下信息资源共享平台和“互联网+ 信息”平台。线下在社区通过建立“三工”联合会,定期交流和分享各自所掌握的信息资源。线上通过打造“三工社区治理”服务信息平台,通过网站、公众号等媒介定期推送相关信息资源,有效促进“三工”信息的互联互享互通。

(四)积极动员,激发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热情

推动“三工联动”模式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在居民内部扩大 “三工联动”机制的知晓度与认可度, 提升社区居民的主体性。首先, 社区政工干部在社区治理中应发挥意识形态的引领作用,重视社区思想政治和文化建设;其次,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应秉持居民参与的价值信念,在提供服务、开展社区活动的过程中注重挖掘、动员群众力量。社区治理的本质是围绕居民进行的,打造中国特色的社区治理模式离不开居民的参与。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