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你好 家才好——家庭关系协调个案

2016-01-19 10:14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家庭系统理论认为最基本的情绪单位是核心家庭而非个人,家庭是一个情绪系统,家庭成员间守着强烈的情绪联系,任何事情发生在其中一成员身上也会影响其他成员。社工进入家庭的时候发现,家庭里弥漫着“低气压”,案主愤怒、焦虑、情绪高涨,丈夫沉默、平静、欲言又止,儿子胆怯、少言、表达不清。案主的愤怒情绪影响了其他家庭成员,导致家庭功能失调,因此社工进行介入。

跟进社工:黎顺填 广州阳光社会工作事务中心(矿泉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 

一、  案例背景

(一)基本资料

(1)基本资料:案主是李姨、女、45岁

(2)个案来源:由于家庭暴力引起的家庭关系失调,案主去到居委会寻求方法解决,最后居委会将其转介到中心。

(二)个案背景资料

案主是一家三口共同居住,没有岳父岳母,家公家婆,平常一家人遇到问题或困难会找老公的姑妈商量办法。李姨是一个家庭主妇,丈夫刘叔是铁路系统里的一名工人,平常上班三班倒,工作忙碌,掌握家庭的财政大权,儿子小木20岁,无业在家,喜欢玩电脑。李姨平常都是在家买菜做饭,在小区里逛逛,无其他兴趣爱好,与自己的五个哥哥少来往,个人的社会支持网络薄弱。

今年4月,社工接到转介后立刻进行介入,据居委会的反映是案主遭遇了家庭暴力,被丈夫打骂,无法可施之下去到居委吵闹,向工作人员哭诉着自己的遭遇,而其丈夫就只是一直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不说话,不反驳。

在这之前,居委会也提到案主也不是第一次这样进行投诉,民警也曾到过她家进行取证,但最后不了了之。案主也曾经试过在小区里的小道上胡乱骂人,还曾被人投诉过晚上从家里丢东西下楼,跟邻居的关系不太好。

二、问题分析:

家庭系统理论认为最基本的情绪单位是核心家庭而非个人,家庭是一个情绪系统,家庭成员间守着强烈的情绪联系,任何事情发生在其中一成员身上也会影响其他成员。社工进入家庭的时候发现,家庭里弥漫着“低气压”,案主愤怒、焦虑、情绪高涨,丈夫沉默、平静、欲言又止,儿子胆怯、少言、表达不清。案主的愤怒情绪影响了其他家庭成员,导致家庭功能失调,因此社工进行介入。

三、服务计划:

1、社工根据家庭系统理论作为此次介入服务的指导理论,寻找影响案主情绪的源头是因为家庭暴力,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多方面分析家庭的需求,寻找突破口,利用家庭成员间的动力,满足家庭的需求。

2、服务目标

促进家庭功能恢复,家庭成员生活回归正轨。

3、服务策略

协助家庭运用优势视角去看待家庭目前遇到的困境,发挥每个家庭成员的能力,满足家庭的需要。

4、行动计划

(1)通过家访、面谈、向居委咨询等方式收集案主的个人和家庭情况,做好预估工作。

(2)通过家庭会谈,协助家庭成员建立适合的沟通方式。

(3)结合政策咨询,为家庭提供相关政策的资料和咨询。

(4)发挥社工资源链接的能力,为家庭提供适合的资源,满足家庭成员的需要。

四、介入过程:

1、接案初期,社工收集相关的资料,充分掌握案主及案主的家庭情况,与家庭建立专业关系。

社工首先与案主面谈,案主反复表达是丈夫打骂她,并没收了之前自己去工作时的工资,导致现在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反复强调丈夫现在对她很不好。在面谈过程中,社工发现,案主的表达很乱,思维跳跃,容易跑题,一个问题不同的时候会有不同的回答,尤其记得20几年前自己母亲在的时候的情况。对于是否承受家庭暴力,丈夫如何施暴等问题无法清楚陈述出来。

社工对其家庭进行家访,当时丈夫和儿子在,案主不在。由于第一次与丈夫见面,社工说明来意,丈夫态度冷淡,对于社工的关心无动于衷,对于社工询问关于对待案主的问题上,只是否定案主所哭诉的内容,让社工不要听案主乱说。儿子在房间听到社工的到来,后出来客厅与社工一起面谈,社工发现其儿子每说一句话都会习惯性地看一下父亲,感觉很害怕说错话,而且说话的时候口齿不清,表达能力比较差。

2、介入中期,社工与督导共同分析情况,发现从案主和丈夫这个角度入手,均没有帮助到家庭的改善,因此,社工改变思路,尝试从其儿子这个角度介入。

社工了解到,案主儿子从中专毕业后一直在家,每天无所事事。他曾经到鞋城那里做搬运工,但由于身体瘦弱,做了三天就没做了。后来一直在家,不会做家务,在家作息不定时,个人卫生情况也不太好。经过与他交谈后,社工发现他反应会慢半拍,说话词不达意,与他一起玩的同伴多数是三、四年级的小学生,没有同龄人。也发现他的接受能力比较差,社工猜测是否存在智力低下的问题。随后社工在网络上找了一份智力测试的问卷让案主儿子去完成,发现得出的分数比正常的分数要低一点。社工初步评估,案主儿子可能是智力低下,影响了他的人际交往、正常就业。因此,社工建议其父亲带他到政府指定的残疾鉴定中心进行身体检查,案主丈夫听了社工的建议,最后带了他去做鉴定。结果显示,案主儿子确实是智力低下,随后社工与工疗站联系,将申请残疾证的相关程序和资料都告知案主丈夫,让其自行到居委会办理。最后,案主儿子成功办理了残疾证,每月获得残疾补贴,还能到工疗站上班,解决了他就业的需求,扩大了他的人际交往网络。

经过一段时间的工疗训练,案主儿子变得开朗起来,学会与别人分享,表达自己的情绪,每天上下班都会到中心报到,成为中心的常客。

3、介入后期,案主丈夫看到了儿子的转变,真切地感受到社工真的能够帮助得到他们,所以也愿意向社工敞开心扉,告知社工,案主的情绪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很好相处,不好的时候,会无端端地对着大街的陌生人大骂,骂的内容很难听,自己也觉得很没面子,而且自己也成为经常被骂的对象。有时候案主晚上都不睡觉,就在家里一直骂人,甚至丢东西下楼,搞到大家都睡不好,自己单位工作本来就比较忙,休息不好所以情绪也不太好,因此有时候难免和案主顶撞几句,甚至会出现肢体碰撞。社工理解案主丈夫目前遇到的困境,也建议他尝试让案主出去工作,这样一来减轻家庭生活负担,二来也让案主能够重新适应社会,找到自身价值。

与其同时,案主也在积极地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最后找到了一份在家附近的清洁工的工作,刚开始丈夫不同意,因为担心案主情绪不受控去骂人,从而影响家庭的形象,后来经过社工的利弊分析,丈夫终于同意了案主出去工作。

五、评估情况:

社工采用过程评估与结果评估的方式对个案进行评估。

在个案进程中,社工多次与案主进行情绪疏导,引导案主从优势视角去看待家庭目前存在的困难,社工也尝试运用家庭会谈的方式,使家庭成员能够面对面地进行沟通,建立适合家庭的沟通方式;引导案主丈夫关注到家庭目前的情况,并使其也看到家庭能够改变的优势,丈夫在个案后期投入度的提高使个案服务更为顺利。

在结案时,家庭里三位成员都能够满足各自的需求,改善了家庭氛围,家庭功能得到正常发挥。

六、结案情况:

案主正常就业,找到了自身的价值,与丈夫建立了适合的沟通方式,满足了案主儿子的就业需求,扩大了他的人际交往网络,家庭功能慢慢地恢复,家庭氛围逐渐改善。

结案时需与案主家庭巩固个案成效,提高家庭解决问题的能力,在结案一个月后进行回访。

七、专业反思

在跟进家庭关系协调的个案中,用需求视角看待每位家庭成员目前的状态,能够避免将焦点放在目前存在的家庭问题上,有效地发掘家庭里每个成员的需求;运用家庭系统理论的思维介入,有利于寻找出家庭动力,家庭氛围得到改善。

八、督导评语

该案例初看是疑似家庭暴力,深入了解确是家庭关系的种种不协调,也看得出每个家庭成员无奈。社工在前期正面接触案主未触及根本后,及时将介入重点转移到案主儿子身上,通过协助儿子的改变引起案主丈夫的态度,让其意识到对待案主的态度和行为,从而带动一系列的正面连锁反应。该案例的成效,取决于社工全面的分析、准确的判断与耐心的引导,介入视角也非常有新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

督导:杨洪芹,社会工作硕士,广州市第五届督导人才培训(研修)班优秀学员

九、作者简介

黎顺填、女、27岁、社会工作本科毕业,目前就职于广州阳光社会工作事务中心矿泉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

十、服务感言

听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接触到的也不一定是最内在的,社工服务的过程就像剥洋葱,剥到最后才知道家庭的“心”在哪,找准根源,才可以帮到家庭。

黎顺填,女,广州阳光社会工作事务中心矿泉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执行主任


本文为网友投稿,欢迎大家踊跃参与投稿,发表您的观点。

我们的投稿方式:您可以登录网站在首页右侧点击投稿或者发送邮件至edit@swchina.org,我们会择优选登,让更多人与您一起分享观点、传递智慧。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