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云南:壮大队伍 让专业社工为未成年人引路

2016-01-15 09:58   云南日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相较于发达省区,云南省青少年事务社工专业服务领域发展相当滞后,2014年从业人员仅有219人,专职和持证的更是寥寥无几。在基础如此薄弱的情况下,如何把更多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建起来?如何破解人才队伍建设瓶颈?如何推动政府购买服务、实施专业项目?

 张维麟 画

背景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青少年事务问题逐渐凸显。青少年事务社工作为职业化的社工,人才队伍建设亟待加强。为此,2014年初,共青团中央、中央综治办、民政部等六部委出台了《关于加强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意见》,从顶层设计的高度强调了此项工作。

话题

相较于发达省区,我省青少年事务社工专业服务领域发展相当滞后,2014年从业人员仅有219人,专职和持证的更是寥寥无几。在基础如此薄弱的情况下,如何把更多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建起来?如何破解人才队伍建设瓶颈?如何推动政府购买服务、实施专业项目?

消除误区 为青少年事务社工职业化开好头

“每次亲戚朋友问我在昆明做什么工作,我都要解释半天,最终他们还是不认为这是一份传统意义上的稳定工作。”谈起做社工之初的纠结,昆明市红嘴鸥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的社工李春香这样告诉记者。两年前从云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毕业后,李春香班里50多个人,只有她和另一名同学选择了专业对口的工作。

正如李春香所言,认知度低确实是青少年事务社工在我省的现状。一方面,很多人错误地将社工等同于义工或是志愿者,并不了解这个群体所能提供的专业服务。另一方面,共青团云南省委在调查中发现,普通基层干部、社区干部在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心理疏导、行为矫正和社会关系等青少年事务方面缺乏专业知识,服务起来效果不理想。

庞大的社会需求与专业社工服务短缺形成了巨大反差。团省委副书记景绚说:“这样的现状让我们意识到,必须要靠有力的政策支持和广泛的宣传引导动员,才能营造良好氛围,切实推动这项工作。”

2014年9月,团省委联合省社管综治委预青专项组、省综治办、省民政厅、省人社厅、省财政厅共同启动了云南省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工作,出台实施意见和方案,以试点工作为先导,开始探索实践。目前,全省新注册的青少年事务社会服务中心已有61家,遍布16个州(市)。以机构为依托,全省青少年事务社工专兼职人员已从2014年200多名飞速增长到989名,志愿者达2700多名。

壮大队伍 让专业社工力量为未成年人引路

在鲁甸县火德红镇活跃着一支社工队伍,他们陪护留守儿童,以设立书屋、开展夏令营活动、创办萤火虫月刊等方式对当地的青少年进行震后心理援助。这支队伍隶属于“鲁甸泉心青少年社会服务中心”,创始人阮俊东是一名80后创业青年。阮俊东说:“地震时我们一腔热血协助救灾,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社会工作。在市团委帮助下成立社工组织,我们做公益更加专业了,帮助很多孩子快速走出了地震的心理阴影。” 据他介绍,目前泉心已有专兼职社工20-30名,持有社工师资格证的全职社工有5名,眼下昭通团市委已向他们购买服务,正联合开展“青少年心理援助项目”。

像阮俊东一样,在团组织的支持和培育下,很多草根的青年社会组织通过正式注册和专业培训有了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的资质,成为共青团联系服务青年的重要力量。

截至目前,全省共开展专业培训51期,培训团干部、青少年事务社工机构骨干3000余人,组织1000余人参加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有133人获得助理社工师和社工师资格。与此同时,团省委还引进整合省内外高校资源,筹建全省青少年事务社工协会,加强行业自律和专业研究。

机构要运转,社工要拿工资,核心是要有稳定的项目做支撑。团省委一方面筹措资金,率先向12355服务台购买预防青少年犯罪服务项目、向刚成立的社工机构购买项目等;另一方面主动帮助社工机构对接公检法司等部门,推动政府购买服务。

破解难题 建立6500人青少年社工专业队伍

日前,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对17岁男孩小雨的判决,让这名因非法制造枪支被判一年零六个月的少年重拾了他的创业梦想。

昆明中院的改判,缘于昆明市红嘴鸥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出具的一份社会调查报告。原来,受昆明市中院委托,社工对小雨成长经历、个体状况、家庭及社会关系进行了综合调查,认定“小雨的再犯罪风险程度为低度”,这成为法官判决的重要参考。

用专业的方式帮助未成年人回归健康的成长道路,红嘴鸥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的社工团队几乎每天都在做。据负责人叶波介绍,在昆明团市委的支持培育下,该服务中心目前拥有10名专职社工、1300多名志愿者,已成功与团省委、省防艾局,昆明市防艾局、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市中级人民法院、市看守所等机构签订了购买社会服务的委托协议书,累计服务青少年及家长共4.33万人次。

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未检办案组检察官杨迪经常在办案中与社工合作,她说:“对于未成年人案件,惩罚是手段,教育是目的。青少年事务社工在社会调查、心理辅导、矫正行为等方面有着专业优势,对司法工作辅助作用很大。”

叶波说:“随着合作的深入,政府机构和社区对社工的优势和作用越来越肯定,目前主动来谈合作的很多。”

按照规划,到2020年,我省将建立6500人青少年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培育不少于200个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要实现这个目标,景绚说:“这不仅需要各级团组织的努力,更要依托于各级党委、政府的主导推动以及社会各界的关注支持。”

在红嘴鸥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工作两年,李春香每月能拿到4000多元的工资,看着曾经“不理人”的孩子们给她写的一封封充满阳光的感谢信和贺卡,她说自己找到了职业的成就感。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她坦言:“要让‘助人自助’的理想不被现实击垮,必须有更加健全的机制保障社工的职业化,才会有更多的大学生加入这个队伍。”

本报记者 郎晶晶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