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你需要了解的社会工作的整合介入模式

韩江风 2019-08-05 09:54   中国社会工作杂志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如何超越现有社会工作理论、模式的分歧,并在充分发挥一线工作者创造力和整合能力的基础上综合利用多种社会工作介入模式,已经成为关乎社会工作专业发展的重要问题。

专业社会工作自诞生以来,已经通过外借或自发形成的方式产生了诸多社会工作理论及介入模式。但遗憾的是,越来越多的社会工作理论和模式并未给社会工作带来真正的繁荣,反而使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的有效性和系统性受到质疑。一方面,社会工作在知识传统上一直具有二元性,其面临着专业主义和反专业主义的巨大分歧。同时,社会工作话语体系中的二元分歧,也使得社会工作的发展趋于零散化和分裂化。另一方面,个案、小组、社区三大工作方法的分立,割裂了社会工作专业的连续性和系统性, 使社会工作者在面临复杂社会情景时,缺乏自我的思考和选择,从而具有照搬已有模式和方法的盲目性。因此,如何超越现有社会工作理论、模式的分歧,并在充分发挥一线工作者创造力和整合能力的基础上综合利用多种社会工作介入模式,已经成为关乎社会工作专业发展的重要问题。

社会工作的整合介入模式

(一)社会工作整合理论

在国外,许多研究者已经开始反思社会工作的内在差异,并逐渐达成了共识,即社会工作的统一性大于差异性。一线社会工作者也发现单一的理论和介入模式往往无法解决复杂现实情景中的多层次问题,必须对现有的实务介入模式进行必要的整合才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在中国语境下,社会工作实务介入往往是在嵌入政府和社会治理体系的过程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需要整合多元主体的力量去提供服务。由此,中国本土化的社会工作整合理论应运而生。社会工作整合理论有三个基本的前提假设: 一是传统服务模式割裂了个案、小组和社区三个方法的系统性和整体性,出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实践困境;二是单一的介入模式无法解决服务对象在复杂情景中所面对的多重困境;三是满足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的服务对象的需求,是社会工作介入的主要目的。服务对象的问题往往同时存在于心理、行为与社会关系等多个层面,且呈现出相互交织的深层次交错结构。但是,传统的行为主义治疗、家庭治疗、社会支持等介入模式割裂了服务对象作为一个人的整体性,往往容易导致短期、片面甚至虚假的服务效果。

(二)社会工作的整合介入模式

社会工作的整合介入模式是一种以服务对象需求为中心,以解决服务对象在现实生活情景中多方面、多层次的问题为主要任务的整体性和综合性的社会工作介入模式。该模式试图超越和包容三大工作方法,并通过多种介入方法与技巧的灵活组合来最大限度地解决服务对象在日常生活中的问题。其介入过程中遵守的主要原则包括:第一,视服务对象为一个完整的人, 综合运用心理、行为、社会关系等多个层面的介入方法。第二,整合运用个案、小组、社区三大工作方法,重视个体—家庭—社区—社会的联动。第三,重视多方资源的整合与利用。整合介入模式非常强调社会工作者链接各方面资源的能力, 需要社会工作者更多地扮演整合者、资源链接者、协助者等多重角色。第四,重视一线工作者创造力和组合能力。从具体的方法和技巧上来看,社会工作的整合介入模式打破了多元范式之间的对立和冲突,并以服务对象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具体问题为中心任务,因而更加强调一线社会工作者具备精通和优化组合多种理论与介入模式的能力。

介入过程

从已有的研究成果来看,整合介入模式已经基本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介入步骤。下面就以一个网瘾矫正的个案为例,详细阐述整合介入模式的具体应用过程以及其中包含的方法与技巧。

(一)系统的问题界定和需求评估

对于一般的网瘾青少年来说, 形成网瘾行为的原因不外乎家长对孩子的情感忽视、朋辈群体的影响、学校和社会不良文化的影响等,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三个问题往往在相互交织的过程中彼此强化,最终形成了恶性循环。因此, 对于一名网瘾青少年来说,其需要解决的问题和真实的需求包含心理与行为、家庭关系、学习能力等多个层面,需要整合介入模式才能予以最好的帮助。

(二) 通过知识库寻找理论与方法的多种组合

从服务对象的需求来看,其需要解决的问题主要是网瘾行为矫正、亲子关系优化、学习成绩提升等三个方面。而传统的单一介入模式往往只会关注网瘾青少年的某一个方面的问题,而忽略对其他方面问题的关注。例如,行为治疗模式更加关注青少年网瘾行为的消除,却忽视了对青少年内心世界的关怀,而且治疗效果存在一定的虚假性;社会支持模式更加侧重青少年社会支持系统的构建,但其介入模式比较宏大,除了难以具体实施外,还面临着成本过高、时间过长、效果不佳的问题;任务中心模式要求青少年网瘾问题的矫正要注意时间和金钱的投入,每一阶段都应有明确的目标,但这一模式要求案主积极主动地配合,否则也有被案主的行为“欺骗”而过早接案的风险; 家庭治疗模式将网瘾青少年置于家庭结构关系之中,试图通过家庭交往关系的改变来调整网瘾青少年的认知与行为,从而起到更加长期稳定的效果,但这一模式一定程度上缺乏鲜明的特征,而且忽视了社区和社会的大环境,容易受到宏观环境的干扰。因此,社会工作介入青少年网瘾矫正的治疗模式不应该过于依赖某一种模式,而应该积极吸取各个模式的长处,采取一种整合性的介入视角。

(三)评估并选择最佳组合方案

基于对以上各种介入模式的详细分析,应当采用一种更加整合性的视角来看待和介入青少年网瘾问题, 具体来说:从行为治疗模式的介入过程来看,应当重视网瘾行为的消除,将阻断网瘾行为视为介入完成的重要指标之一;从社会支持模式的介入过程来看,案主的社会支持系统的构建是十分必要的,父母、邻居、朋友、老师、社区、政府、社会各方面的社会资源都应该充分利用;从任务中心模式来看,制定明确的总体目标和阶段性目标,有利于网瘾问题的尽快解决;从家庭治疗模式的介入过程来看,家庭结构关系的重构,能够有效地避免青少年再次陷入网瘾状态。此外,在整合介入的过程中,也应当注意各种介入方法的紧迫性和阶段性问题,即对各种介入方法的逻辑顺序进行优化组合。本研究认为网瘾青少年的整合介入过程应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解决案主的网瘾问题,主要使用行为治疗模式; 第二阶段,建立案主的社会支持系统,主要运用家庭治疗模式和社会支持模式;第三阶段:能力建设, 主要运用任务中心模式和社会支持模式。

(四)多面向联动实施解决

这一介入过程中主要依靠的资源是案主自身的优势和能力,以及案主所在的家庭、学校、社区等多面向资源的整合和利用。在网瘾青少年的介入过程中,需要充分发挥家长、老师、朋辈群体等多元参与主体的作用,呼吁他们真正地参与到服务对象的网瘾矫正与生活环境重塑的过程中来,从而确保介入效果的稳定性与长期性。

(五)跟踪评价解决方案的效果

整合介入模式是一个长期的、分阶段的综合介入过程,对其介入效果的评估既要包括结果评估,又要包括过程评估;既要有服务对象自身的满意度评估,又要有服务对象周围群体的满意度评估。从网瘾青少年的矫正过程来看,其在第一阶段的行为治疗介入过程中,必然要面临两次甚至多次的网瘾行为测量,而这些测量往往会以行为和态度量表来评估。在第二阶段的社会支持模式介入过程中,网瘾青少年的父母、老师、朋辈群体、邻居等都可以作为评估的主体,从而判定服务对象的亲子关系是否取得了明显的改善。在第三阶段的任务中心模式介入过程中,案主的学习能力可以凭借期中或期末测试的结果进行评估。

当前中国的社会工作面对的是社会转型时期错综复杂的社会问题,需要一种更加综合性和整体性的社会工作介入模式。与此同时, 现阶段整合介入模式的实践还需要社会工作学者和一线社会工作者的共同探索。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