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我的社工一日——忙并快乐的修行

2015-03-09 09:31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为配合2014年国际社工日主题宣传活动,中国社会工作协会联合华北电力大学人文学院等举办了“我的社工一日”征文活动。本次征文活动共收到征文1400余篇,经过专家评审,最终选出105篇获奖文章,本网现对获奖文章进行独家连载,敬请关注!

我的社工一日——忙并快乐的修行

(本文获“我的社工一日”征文活动个人奖一等奖)

在社区,做社工就意味着一个字:忙。手上总有处理不完的要上报的统计报表,根据居民信息的随时变化更新已有数据,接待上门问询和办事的居民,接电话、写日志、回电话,登陆各类服务平台办理辖区居民的服务事项,参与组织针对居民的活动,进行社区调查,参与社区“清洁日”等公共事务,完成上级单位交办的各种任务,乃至包括做好各种迎检工作……有时候,真有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今夕何夕之感。是的,社区的工作就这么忙。不过,这种忙却让人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对于我这个在以前职业生涯中务虚颇多、务实很少的人犹有一种从飘在空中到走入人群的新鲜充实感,并由与人群的接触、与居民的互动中逐渐学习领悟社工这一职业的价值所在。

在我而言,似乎某些感受的真实性,更强过每天忙碌的流水账式的工作日志。那么,梳理“我的社工一日”,梳理和我一样的广大社区工作者们在一日里都能做些什么,都做了些什么,还真有点无从写起。好像每一天都是平实无华的一天,每一天又都由不同的因缘际遇收获些许人生感悟。好吧,就定格在这个5月的某一天吧。

这天清晨刚上班,站长通知先到社区大院打扫卫生,没有问原由,我和同事小张立刻走出办公室,加入了打扫卫生的队伍。由于是老旧小区,缺乏物业管理,社区的清洁卫生一直是居委会来主导。而每到秋天落叶堆积、冬季下雪覆盖道路时,社区的清洁任务就比较繁重。这次可能有市领导要来小区视察,社区居委会书记一大早就安排家近的同事先来打扫,她自己也像往常一样“身先士卒”,抢着干那些最脏最累的活,带动着全社区的同事。我们出来时打扫工作已接近尾声。类似的工作或大清早扫雪,总是住家近的同事们先来,可从没听到他们有什么怨言,在我工作的社区,在这类集体劳动中你能体会出一种类似“士气”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团队合作意识深植人心,各种各样的任务和事情让大家一心耕耘,不问收获。

我和小张清扫地上被铲除下来的小广告,这些小广告确如城市的牛皮藓,你前脚清理干净,它后脚立刻就冒了出来,社区工作者解决此类“社会问题”目前好像还只有亲手铲除这一个“手段”。由于有风,扫到簸箕里的纸屑很容易刮跑,看到小张手与扫帚并用的样子,我也很快做出“牺牲”手的决定,用手抓着纸屑扔到了垃圾桶。回办公室的路上,小张与路上的居民快乐地打着招呼,不时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让人听了心情不由愉悦起来。小张来社区工作六年了,和社区的大多数居民都认识,让我这个“新手”很是羡慕。

我们看见社区的智力残疾居民小兰蹲在路边,小张立刻走上前去询问。小兰哭诉说要去社区活动室参加活动,可是自己脚疼走不动路。小张查看了一下,发现小兰没有穿袜子,脚被磨肿蹭破了皮。小张一边拍着小兰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一边劝她先回家休息,可是小兰坚持要去参加社区活动,小张于是用她很好听的声音像哄小孩一样劝慰小兰,告诉她社区还会组织活动,可以下次再去,脚如果坏掉就再也参加不了活动了。我俩一边一个搀扶着小兰,把小兰送回家,再三叮嘱她要记得穿袜子,记得自己换一双合脚的鞋。回去的路上,小张对我说,小兰在智力和精神残疾人里康复得很不错,生活自理能力越来越强,行为与思维能力不断进步。这几年,社区很多活动都叫她参加,并在活动中注意让她适时参与,她在生活中表现得也越来越快乐自信。听了小张的话,我不由想到前两天社区组织的一次乒乓球比赛,小兰也来了,动作不太协调的她在小张的鼓励下,也拿起球拍,小张手把手教她打球,在周围居民的阵阵掌声中,小兰脸上绽放出异常动人的神采。

我们又顺路去了社区活动室。“手工串珠班”的居民——以退休老人为主,在串珠子,各种美丽的造型在老人们灵巧的手下熠熠生辉。旁边几张棋牌桌的居民一边打牌一边商量着下个月社区“棋牌活动周”都报名参加哪些项目。社区老龄协会会长薛老师组织着这些活动。薛老师已经七十几岁了,是社区的“金晖老人”,在社区各种活动中发挥着骨干带头作用,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力气。这些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老人们,在社区大家庭里安享岁月静好的老年生活。

忙完这些事,上午的时间所剩无几。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登陆街道办公网看有什么新内容。中午,家近的同事都回家了,我和小张到办公室附近的餐馆随便吃了一碗面作为午餐,回到办公室就都各自忙上了,因为上班时不知会有什么事,手上的工作都要尽早做完,不然可能赶不上进度,会误事。

下午基本“无事”,接了几个电话,我继续录入下个月要为居民办理服务事项的信息,一边考虑着街道社区服务中心新近布置的贯彻《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自查报告要怎么写。

下班走出办公室时,我又看到了小兰,特别注意到她穿上了袜子,并且换了一双鞋。我笑着和她打招呼,看到她脸上挂着真诚的笑容,开心地站在社区大门口与一对修自行车的夫妻聊天。她对我说,脚已经不疼了,明天她就去单位上班,她说的“单位”是指街道益智园康复活动中心。这个中心通过针对智力和精神残疾人定期组织一些康复训练小组活动,帮助他们实现回归社会的梦想。看着这样的小兰,我不禁想到,社区和社会接纳了小兰,小兰终将在这个社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有彩色祥云的蓝天。是啊,每一个个体生命都值得尊重,都能靠自己内在的力量走过晦暗不明的混沌,迎来自我生命中属于自己的璀璨华光,就像每一朵花都有花期,会自在开放。而社会工作者只是助人自助。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工作专家巴特莱特(H.M.Bartlett)在阐释社会工作专业价值时曾提出,以价值为本的下述几方面值得社会工作者关注:个人是社会主要的关怀所在;在任何社会中人与人的关系必须是相互支持、相互依赖的;个人应该对他人负责;人类有共同的需要,但是个人又与他人不同;个人通过积极参与可以充分发挥自我潜能,实现其社会责任;社会有责任为个人的自我实现扫除障碍。每当捧读着此类充满人文关怀的描述社会工作的文字,我都会为平凡琐碎的社区工作找出“高大上”的意义。是的,社会中每一个个体生命都是有价值的,当某些个人因种种原因与社会连接不畅受到困扰的时候,社会工作者则成为链接社会与个体之间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节点。不过,正是这千千万万个节点构成的社会工作网络,在更深层次上促进了社会和谐,让这个社会趋于稳定有序,充满希望与光明。诚然,社区工作算不上规范的社会工作,不过当你每天接触居民,当你倾听他们的诉求,当你为他们落实他们应享有的政策和服务,当你通过各种活动为居民搭起交往互动的平台,当你投身其中,看到居民满意的目光,感受到他们安稳于现世的美好生活,除了“忙”之外,你一定会体验到一种特别的、专属于社工的心情,那是自灵魂深处透出的快乐,是被他人需要的满足与幸福。当然,如果你真的愿意做一名社工,并且不因每天处理琐屑之事而烦心,不因菲薄的收入而抱怨。当你关心人类,你仍会为所有他人感动,你就会和我的同事们一样,把每一个“社工一日”当作人生的一场修行,一场忙并快乐的修行。

(杜娟琴 北京月坛街道汽北社区服务站)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