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全国社工微电影大赛入围.jpg

东莞社工流失之困:月薪不如普工 离职率14%

2017-03-27 14:47   东莞日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3月22日,一份“关于改善东莞社工人才流失的现象的建议”被市人大常委会列为重点督办的代表建议,这意味着,这一问题已引起重点关注。

原标题:东莞社工流失之困:月薪不如普工,离职率年均14%

微信图片_20170327144442

3月22日,一份“关于改善东莞社工人才流失的现象的建议”被市人大常委会列为重点督办的代表建议,这意味着,这一问题已引起重点关注。

社工行业在中国是一种新兴行业。东莞自2009年引进社工服务以来,社工流失率就不断被媒体关注与报道。

放眼整个珠三角地区甚至全国,社工人才流失困境并非东莞独有的现象。然而,东莞社工每年都超过10%的行业离职率却让人大呼“不正常”。记者深入调查发现,不少拥有丰富经验的东莞社工热爱职业却缺乏归属感,他们期盼着这一状况能得到改善。

广东省社工行业协会副会长、深圳大学社会学系易松国教授表示,破解社工流失之困,各地都在探索,东莞有条件有实力,或许能率先探出一条路,供各地借鉴。

传递社工行业真实声音

“东莞社工行业至今已走过了7年多的历程。统计数据却显示,从2011年至2015年,每年东莞的社工离职率都超过了10%。”

“社工的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目前一线社工每月工资扣税后为3800多元,福利待遇更是寥寥无几;机构拖欠工资现象普遍;社工年资每年增加50元,如果岗位投标需要留岗换机构的话,社工年资从0开始计算;提升机会少,提升名额少。”

今年东莞市两会召开期间,来自莞城的市人大代表周汝彬在提交的《关于改善东莞社工人才流失的现象的建议》中,分析了造成东莞社工人才流失的四大原因。

周汝彬进入社工行业已近5年,先后在三家社工机构做过社工。今年1月份,周汝彬首次当选为市人大代表,并第一次以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东莞市“两会”。据东莞市社工行业协会资料显示,周汝彬是来自东莞社工行业唯一的一名市人大代表。

3月23日傍晚,记者预约周汝彬做采访,他表示建议中提到的工资是目前普遍新入职社工的工资,而且多年来,几乎没有增长。

不过,一开始,周汝彬并没想过要通过市两会这个渠道提出改善东莞社工人才流失现象的建议。当时,他带去的只是一份《关于改善东莞市民文明素质的建议》。

许多社工行业的朋友听说他是市人大代表,便建议他传递社工行业真实的声音,呼吁政府重视与改善东莞社工人才流失现象。

“我们社工行业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我们提建议也是希望它能得到改善。”于是,他临时新增了这份《关于改善东莞社工人才流失的现象的建议》,并针对性地提出“提高社工待遇、做好行业统筹发展工作、增加社工个人发展空间”等三条建议。

一些社工得知周汝彬向市两会提交了上述建议后,笑着说:“总算有人帮我们发声了,他是我们社工行业一名称职的人大代表。”

离职率备受媒体关注

东莞社工人才流失现象是否真如周汝彬所言呢?

据了解,东莞发展社工行业主要采取的是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即:政府部门通过招投标向社工机构购买社工岗位,由中标的社工机构向政府派驻社工提供各项具体的服务。

据东莞市民政局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市政府购买社工岗位达到1353个,实现了全市镇街覆盖。

每年,东莞市社会工作办公室都会发布一份《东莞市社会工作发展综合分析年度报告》。

但报告并没有用“社工人才流失”一词,而是用更为审慎的表达——“社工离职率”。据2015年度报告显示,2012年至2015年东莞全市社工离职率依次为14.6%、14.2%、13.5%与14.9%。

“近年来,东莞社工离职率一直在14%左右,在警戒线之下。”东莞市民政局相关人士回应道,根据业内共识,社工离职率的警戒线是20%。这个水平是参考香港等发达地区社工流失情况而确定的一个比例。

那么,业内的社工离职率究竟如何呢?

本报记者翻阅网上公开报道发现,社工人才大量离职并非东莞独有现象,北京、广州、深圳等全国引进社工服务的城市均存在这种现象,离职率达10%~25%,而且几乎每年都会被媒体关注。

以比东莞市还要早3年引进社工服务的深圳市为例,社工离职率一度高达22%。颇为有趣的是,2015年,深圳市社工离职率下降至18.8%,还被深圳媒体当作大新闻,并打出标题为“深圳社工离职率8年来首次下降”。

广东省社工行业协会副会长、深圳大学社会学系易松国教授表示,对比深圳,东莞社工人员的离职率确实要相对好一些。

不过,在外界看来,社工行业属于新兴行业,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但谈及每年高达14%左右的人员离职率,他们仍然觉得有些吃惊,这也是媒体连年追逐报道的重要原因。

“14%的离职率对于东莞的企业来说很高了。”智通人才连锁集团品牌经理王茜告诉记者,在东莞,企业一般会将人员离职率的理想状态控制在5%左右;即便是年底高峰期,离职率也会控制在8%以内,超过10%的话,很可能说明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出现了问题。

何以没有归属感

“社工离职的原因包括薪酬待遇、个人发展等多方面原因。”2015年度报告肯定了周汝彬在建议案中的原因。

据了解,2014年1月1日起,我市开始每年按照7.6万元/人的标准向社工机构购买岗位服务,并划定社工指导薪酬。其中,一线社工月薪税前4600元/月,最高等级的社工督导为7600元/月。

易松国告诉本报记者,东莞社工的薪酬水平对全国同行来说并不低,而是处于上游水平,与广州、深圳相当。由于生活成本低,东莞还曾经因此一度吸引来了不少广州深圳两地的社工人才。

看似如此,但深入调查,东莞人数占比最大的一线社工到手的月薪并不能达到4600元。

在东莞曾经做了4年社工的虎门女孩李英(化名)算了一笔账:每月4600元不仅要扣税,还要交60多元公积金与200元左右的社保,此外社工机构还要抽出10%作为绩效考核奖。算下来,一线社工的到手工资仅为3800多元。

对比企业,东莞社工行业的薪酬增长就慢得多了。

李英告诉记者,2012年大学毕业前,她和同学一起考取了社工证。毕业后,她选择进入东莞社工行业做一名一线社工,她的同学选择进企业做文员。

刚开始,李英到手月薪是3800多元,同学则是3500多元。

到了2016年时,李英涨了两次工资,每次涨50元,李英由3800多元,涨到3900多元,而她的同学工资涨到了4500多元,并计划在2017年向老板提出每月再涨1000元。

“我们既要做岗位的本职工作,又要做社工机构的工作,还要完成所在服务点交派的任务,担负角色比较多,行政人员、老师、保姆、社工等。”李英说道,她每个季度要加班近50个小时。因为工作量多调休根本休不完,最终加班的时长被无偿地清零。

不仅如此,记者还了解到不少东莞的社工机构出现过迟发工资。“合同上明明写的是每个月15号发工资,但经常拖延”。

除低工资、拖工资外,还有降工资的现象。邹林(化名)是莞城一名做了5年的社工,曾先后“被”换过3家社工机构,他到手的月薪由4000多元“被”降至3850多元。

一名做了6年的东莞女社工说,她不会在社工行业长期呆下去,因为在这里找不到归属感,也看不到稳定的发展空间。如今,她选择一边做社工,一边准备考公务员。“虽然我失败了近10次,但我一定要考出去。”

专家支招解决之道

“社工收入低、未来发展不明确、地位低、专业角色不被认可、工作获得支持少,这些原因导致社工很难在这个岗位上坚持了。”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院长、社工专业领域专家万仁德分析全国各地普遍出现社工人才流失现象的原因时概括道。

他说,社工是一个需要时间沉淀与经验积累的职业,过高的离职率与流失率会对社工的专业性与服务质量产生不利的影响。

“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的话,会导致优秀的人才很难在社工领域待下去,留下来的会是一些本身能力较差、在其他领域很难有更好的发展的人,这就很可能出现一个‘逆淘汰’现象。”万仁德警告道。

不过,他表示,仍然看好社工行业在我国的发展前景。“当前社工行业出现的问题,说明我国的社工行业发展处于初期阶段,产生的问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也必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而解决。”

那么,提高社工薪酬是不是破解社工人才流失现象的关键呢?

东莞市社工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志伟表示,虽然没有数据说明两者的关联度究竟有多大,但提高薪酬确实是留住与稳定人才的重要手段。

他建议,东莞要做的不是提高3800元的起薪,而是提高社工的绩效奖金,通过拉开社工的差距,让能者多得。

他认为政府要多从精神激励层面着手,增加社工的荣誉感、在社会中受尊重程度等。他列举了武汉市每年都会举办“优秀社工表彰” “优秀社工入选黄鹤英才”等活动。

易松国则介绍了“深圳经验”:“优秀社工人才落户、优先申住廉租房、优先申购安居保障房、额外给予补贴等,深圳市都做了,虽然看到了一些效果,但效果很有限,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他认为,破解社工人才流失困境的关键是建立明确的社工晋升发展机制。说简单点,就是建立社工职级制度,根据社工工作表现的评价机制,多少职级对应多少待遇。

万仁德也认为,给社工人才提供一个稳定的可预期的发展与晋升空间很有必要。“就像青年教师一样,从助教开始做起,做多少年达到什么要求,可以升任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导。”

易松国说,东莞社工工作同样走在全国的前列,深圳没有做好的事,只要东莞市更高层级的政府下定决心,完全有条件率先在全国探索出这样的一套职级制度。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张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