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农村精神康复社会工作服务初探 ——一次小组《寻获迷失的社会适应能力小组》

2020-11-12 09:38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纵然康复者过去面对过巨大的身心健康问题,但是问题已经过去,将来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谁都不能改变。因为康复者还是可以独立思考,将来的方向是可以自己掌控的。这里不必多说,已经有很多的例子说明,有身残志不残的,最后还能成就一翻个人事业。请精神康复者相信自己。

一、背景:

以从化为例,社区精神康复已经发展到第五年了,笔者发现从化区的精神康复者有这样的现象。

1、基本医疗服务具备。每个月精神康复者都会有200元的药费减免额,城区康复者可以自行或者家属代替到医疗点取药,而偏远一点的郊区,也会享受到送药下乡的服务,因此,可以从医药基础上保证了康复者有药可吃。

2、家庭经济支持为主。每个月精神康复者的残疾人护理金约200元左右,加上以家庭为单位的监护人补助每年2000元左右。这个只可以减轻家庭的部分照顾压力,但是家庭为了工作,不得不外出工作,所以,能够长时间监管、照顾康复者的监护人,要么是家里的老人家,要么是康复者自我照顾。

3、缺乏家人陪伴照顾。在城区的康复者多是在家,家人为了减轻照顾压力,多是劝康复者留在家里减少外出,因此,康复者也一般不外出居多,即使有时会出去,但都是家附近,远的地方都会以认不得路而不去。在农村的康复者多是自己村里范围走走,而家人都会外出工作。

4、就业困难。有多种原因,除了病情及药性影响本身之外,主要是文化学历低,面向工作范围窄,从化的产业不多,合适的工种少,或者没有。

5、乐于现状。与其他大城市相比,从化作为后发展城市,保留有深厚的乡村生活气息,因而康复者一般较容易满足于现有的生活。他们更偏向于过好现在的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鉴于以上的情形,笔者在过去多年在个别服务、小组以及社区多种方式都作了实践与对比,发现个别服务是获取康复者信任,最佳途径,小组是凝聚集体互助气氛的一个好工具,而社区活动则是充分发挥康复者优势的又一个好工具。三者需要相互配合使用,不能忽视任何一种,否则,都不能起到促使康复者从封闭的个人世界走向与社区融合的作用。

面对从化的精神康复者服务,笔者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康复者更多安于现状,没有明显的冲突问题,因此,社工会出现很难准确找到康复者问题与需求。面对这种情形,如果社工一开始就以疾病、服药、时间管理等为介入口的话,就会让社工掉进一个自己挖的“陷阱”。康复者真的是无能了吗,真的是问题多多吗?

今天,笔者着重以小组介入方式作一次工作回顾。寻解导向方式是提升康复者动力很有效的方法。相比医疗模式、专家模式方面的一些理论,如认知行为疗法,寻解治疗理论更多地相信精神康复者本身是具有能力的人,而不是以病者的角度去作解惑工作。以下是笔者最近一次运用寻解治疗理论于一次小组中的工作体会。

二、案例背景

20-45岁的精神康复者迷失生活的方向,这是一种什么状态呢?就是他们可能过着没有止境的不断服药,而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发病的生活。生活在一种充满担忧,充满不解,没有被人理解,甚至可能被爱嘲笑的生活里。本机构里服务的服务对象有接近全部都在每天服药,而还有数目极少的,并不是不需要服药,而是拒绝服药,还有的精神状态极差,康复者及家人都放弃的一种状态。在2020年度机构做的一次从化社区精神康复综合服务需求分析报告中病悉感低于3分(含3分)的占比是55.87%(满分5分)。也就是超过一半的康复者对患病后的一种适应能力是降低了。一种失去方向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