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新手社工在临终病人服务中的心路历程

李园莉 2019-11-29 09:18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生命是伟大的,是值得被尊重的,每个人都有尊严离开的权利和需求,而社工能做的便是用心倾听、关怀与陪伴。

引导语:我本可以做更多,可是服务对象已经不在了

一、个案情况简介:

(一)基本资料:

姓名:XXX

性别:男

籍贯:广东深圳

学历:大学本科

疾病:口咽癌晚期

信仰:佛教

个案背景资料:

接案原因:服务对象在岗期间查出口咽癌,术后因气管切除无法发声说话,但能行走,转院维持治疗后出院。2019年重新入院病情恶化,社工介入时已处于生命末期,完全依赖他人照顾。

二、实务服务

(一)理论分析:临终关怀病人心理五阶段理论;一个人遭遇不幸事件的时候,往往会走过五个心理阶段,拒绝相信-愤怒-讨价还价-抑郁-接受。案主好不容易到了退休的年龄本可以享受安详的退休生活,却不幸患上癌症,从最初的无法相信不幸的降临,进而愤怒怨恨为什么是我,后来随着疾病的慢慢恶化而有强烈的焦虑和失落感,最终虽然还心存一丝求生的欲望,但因感到病情无法好转而绝望的矛盾心理。案主有过度依赖其妻子照顾的心理,现在处于无奈接受期的心理状态。人心理所处的阶段并不会严格按照心理五阶段的顺序,需要社工对案主的心理进行评估,

(二)服务流程:接案、建立关系、了解问题和需求、确立目标、制定计划、介入(解决护工问题、构建医患沟通桥梁、人生回顾、家属的情绪疏导与压力缓解)、结案。

三、社工服务的心路历程:        

(一)角色与工作内容的转换,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是一名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新手社工,带着满腔的热情来到了春暖,之前在医院实习过,接触的是血液肿瘤病的患儿,主要是做康乐性与医疗适应的工作。现在主要是服务于内科住院的病人,第一次听到临终关怀这个词语,我只学过老年人社会工作,但是好像没有学过关于临终关怀的知识。督导建议收集临终关怀和哀伤辅导的相关理论知识,进行学习。       

(二)令人害怕的服务对象与家属,我怎敢去接触

终于迎来了我的第一个潜在服务对象,在护士站就听说,最近有一床病人让护士们很头疼,每次只要轮到去做护理服务的人都变得很焦虑,生怕出错挨骂。社工跟着医生查房的时候默默关注着这个病人。后来从护士和护工那里收集到一些关于案主病情和基本家庭情况的资料。案主病情严重,面部浮肿、无法发声说话、有时不配合治疗且疑似有自杀倾向,案主家庭情况较复杂,有因财产问题而进行公证,我该如何进行服务,案主妻子脾气不好,经常骂人,连护士都害怕,我该怎么办呢。

(三)勇敢迈出第一步,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从别人那里听说到的事情远远不如自己亲耳倾听当事人的心声。接纳案主是社工首先要做的一件事。第一次真正与案主及家属接触,是由于照顾案主的护工突然辞职而求助医院帮忙寻找。社工与护长一同去了解案主的问题、需求及对护工的一些要求,案主妻子说了许多对已辞职护工的不满,社工向案主表示我们会一起努力寻找。最终找到了一位基本符合要求的护工,但是案主妻子经过深思熟虑后还是决定自己一人抗起照顾的重担,社工尊重案主及妻子的自决权。虽然没有聘用找来的护工,但案主妻子表示非常感谢社工和医院,经过此事后社工与案主及妻子初步建立了关系。                 

(四)构建医患沟通的桥梁

案主现阶段的治疗情况是:脸部浮肿,癌细胞扩散,术后的伤口破裂,面临着是否换药的两难抉择。从长远来看,换药对病情向好的方向逆转可能性很小,但从短期来看换药能达到暂时的舒适和保持尊严;但其弊端是案主疼痛感极强,易出现伤口破裂大出血的风险,进而加速死亡。需要家属统一意见后做出决定。且目前患者家属没有人愿意承担签字等事宜。因此社工搭建了此次医生与家属面对面的交流的平台。最后家属表达对医院的感谢并承诺会根据患者目前情况与家人商量评估后决定,统一家里人的意见。进而解决案主的身体问题与促进医患沟通。

(五)与服务对象家属的面谈,我可以做到

人生起起伏伏有低谷也有高峰,你的服务对象需要你独自面对去服务,考虑到病人时间已不多,最后选择在临终关怀灵性介入的理论指导下,对案主及家属进行人生回顾,以及对承担一年多照顾压力的案主妻子进行负性情绪和照顾压力的疏导。

四、如果能重来,我还可以做些什么:

(一)理论指导:运用哀伤辅导理论、认知行为疗法(DTR)

(二)对于照顾者:识别和改变非理性认知

案主妻子有时候会说一些极端的话语,存在两极化和以偏概全的错误认知,比如医院已给予他们独立病房、探访慰问等退休职工待遇照顾,她也有感恩医院的照顾;但是当医院收取其家属停车费时,就全部否认医院之前对他们的关怀和照顾。社工可针对案主妻子“医院一点都不照顾退休生病职工”的自动想法,引导其摆出证明想法正确的证据及其不正确的证据,事情会发生的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最好的情况是什么,最现实的结果是什么,如果某个朋友处于这一场景,而且有这种想法,我会对她说什么等等,以此引导案主识别其自动想法是存在认知错误的。

(三)对于服务对象:完成临终心愿

临终之前,在动物园工作了25年的案主希望可以再看看自己曾经照顾的长颈鹿;热爱足球的男孩想最后看一场球赛;想再看看我可爱的小孙女;即使已经不能再行走,仍想最后逛一次热闹的街市。人在生命不得不走向终点之前,非常脆弱,愿望很小,也很简单。人们总是希望能够再次到访某些地方,或看一眼曾经的人或事物,却苦于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很多在普通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对临终患者来说却成了奢望,多数人在病床上带着遗憾离世。询问案主放心不下的事情或想实现的愿望,社工链接资源协助其实现,对于临终者来说也许是一件为人生旅途圆满画上句号的事情了。

生命是伟大的,是值得被尊重的,每个人都有尊严离开的权利和需求,而社工能做的便是用心倾听、关怀与陪伴。

(作者单位:深圳市龙岗区春暖社工服务中心)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