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征集广告条幅

案例研究|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下的案例分析

潘璐 2017-04-06 08:59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区整合社会工作是新时期社会工作领域的实务方法和理念,既继承了社会工作产生之初的服务本质,又形成了追求人与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服务理念。

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下的案例分析

——以某家庭暴力个案为例

摘要:社区是一个中层系统,它既可以促进微观个体、家庭、邻里环境的改善,又可以推动宏观社会政策、政治经济结构的改革。社区整合社会工作就是把社区作为工作基点的实务方法,将政治、经济等宏观结构社区整合,将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社区工作三大工作方法社区整合,将社会工作对象所在环境中的各种人力物力资源社区整合。本文以某家庭暴力个案为例,试图阐释社区整合社会工作实务运用的具体过程,加强对社区整合社会工作的认识和理解。

关键词:社区整合社会工作    社区    家庭暴力个案

社区整合社会工作是新时期社会工作领域的实务方法和理念,既继承了社会工作产生之初的服务本质,又形成了追求人与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服务理念。它以人和社会互动的基本场域——社区为行动的起点,以社区公共议题为行动突破口,强调生态和社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本文通过某家庭暴力个案,说明如何运用社区整合社会工作的方法帮助受助人解决困境,实现增权。

一、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的主要观点

社区整合社会工作属于马克思主义批判范式,与其他范式相较而言,它具有批判性,并吸收了增权的观点。其主要的观点如下:

(一)万物具有生态性

世间万物都是大自然生态链中的关键一环,人类作为生态链中的一环,与其他物种的生存息息相关,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模式影响着自然界及其他生物的变化。社区整合社会工作生态视野中包含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永续发展的理念,旨在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而人类对自然界形成影响的活动中,基本的行动单位是社区,因此社区中的人对社区的可持续发展有着重要作用。

(二)价值立场具有批判性

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可以让社工觉察到社会工作对象的困境是否是所在社区环境及社会结构因素造成的。社工只有引导社会工作对象坚持批判立场,随时随地觉醒所处的时代。对一个人的发展如此,对一个社区的发展也是如此。

(三)资源具有社区整合性

社区整合社会工作不仅要求发现较易发掘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而且应该以社区为起点,寻求并社区整合个人、家庭、邻里层面,社区层面及社会层面存在的潜在资源,使资源能够合理利用和分配,让社会工作对象获得应有的资源。

(四)强调要激起社区居民自我意识的觉醒

由于社区整合社会工作吸收了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思想,它对社区居民民主意识的建立持有支持的态度,希望通过创造社区居民的公共空间,鼓励居民们在公共空间中讨论共同的议题,同时培养社区领袖,与社会工作者一起引导社区居民建立民主意识,学会运用自己的权利和履行自己的义务。

(五)社会工作者是多重角色

社工在社区整合社会工作实践中不仅要全面熟悉和了解社区情况,而且要有开放的心态,引导社区居民集思广益,同时让居民愿意接受社工和社会精英人士的行动策略,因此社工在这个过程中要扮演教育者和引导者的角色。一方面,社工要引导社区居民发现和识别社区最迫切的公共议题和共同需求,鼓励居民敢于与现实做抗争、批判固化模式,在困境中看到转机。另一方面,社会工作者设立适宜的服务目标。由于社区整合社会工作强调生态和社区的双重视野,所以社会工作者要把握“生态中人”和“社区为本”的理念,制定出人与自然有机发展的目标。

二、案例介绍

根据社区整合社会工作实务的方法,本文以一家暴案例为例,进一步说明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的理念,以下是案例的具体介绍。

(一)王某家庭资料

王某一家住在深圳市龙华区某一小区,王某40岁,大学毕业,婚后经人介绍成为龙华区某保洁公司管理人员,平常有空闲时间还会兼职其他工作以支持生活开支;王某丈夫47岁,大学毕业,2000年来深圳创业做生意,曾赚过很多钱,但由于丈夫脾气越来越暴躁,曾与其合作的生意伙伴大多认为丈夫的脾气和习性过于浮躁而逐渐减少了合作机会,导致从2010年开始生意下滑,之后几乎没有大的起色,生意下滑后丈夫无固定收入,经济来源主要来自王某,丈夫脾气暴躁,有了好赌酗酒的不良习惯,经常无故辱骂王某及其子女,有时甚至殴打王某;王某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念初二,学习成绩中上游,二儿子念初一,和哥哥妹妹的感情很好,小女儿念小学五年级,学习很好,在王某的鼓励下经常参加学校课外活动,性格活泼,喜欢与人打交道;王某的父母住在老家安徽,身体状况良好,家境中等,他们已了解王某的家庭问题,支持王某所做的任何决定,王某父母年事已高,无法为王某提供坚实的经济援助,但表示始终在精神上予以支持和协助;王某弟弟住在安徽但不与父母同住,弟弟与弟媳大学毕业,找到国有企业的工作,经济状况较好,弟弟认为王某是嫁出去的女儿,平时与王某除了过年过节的一些礼尚往来,其他时间都没有密切往来,但丈夫生意失败后,案主会因为自己子女学费凑不够的问题向弟弟借钱。

王某的婆婆在王某公公去世后住在安徽,与王某很少互动;王某邻居也很少与王某有来往,邻居曾目睹王某遭受家暴,不敢主动跟王某说话,王某也觉得家暴是很丢脸的事,不愿意与邻居对视;王某所在社区的基础设施相对完善,王某由于没有地方可以求助,因而找到社区所设立的妇女儿童权益维护中心,跟中心的工作人员和社工员建立起了联系。

(二)王某受暴史

王某与丈夫1998年结婚,王某丈夫在生意下滑后一直没有稳定工作且脾气暴躁常无故辱骂及殴打王某,丈夫甚至趁王某外出工作时强迫子女喝下整瓶啤酒,使王某在工作时还要时刻为子女安全担心。丈夫对王某及子女有精神和肢体上的暴力,使王某和子女生活于不安和恐惧之中。2010年以来的家庭经济支出几乎由王某承担,王某对丈夫的家暴感到痛心,在经济压力及家庭暴力下,王某遭受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伤害。

王某丈夫曾在2011年无故离家,王某无法得知丈夫去处。讽刺的是,王某丈夫无故离家让王某感到生活平静很多,还很害怕丈夫会突然回家再次伤害王某和子女。到了2012年3月,王某丈夫突然回家并向王某表达悔过之意,王某看在夫妻十几年的份上同意与丈夫重新开始新生活,但是王某太天真,丈夫的言行举止很快回到原来的模样。2013年9月,丈夫以母亲病重为由回安徽老家照顾母亲,再次离家。2010年出现多次家暴后,王某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跟丈夫多次提出离婚,丈夫都恶言相向,现在母亲病重,已无心解决婚姻问题。

三、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下的案例分析

依照社区整合社会工作的思路,社工对这一案例的介入应该从王某所在社区着手,通过改善社区环境,推动微观层面的个人、家庭、邻里的改变,促进宏观层面关于妇女儿童保护的社会政策的完善,让人们能够重新正确看待妇女儿童在家庭及在社会上所处的地位,以下分别是对案主的个人、家庭、社区层面的问题及、需求、资源的分析。

(一)个人、家庭层面的问题分析

王某面临的主要困境是由于几年来受到丈夫的暴力对待,她已经摆脱不了这种心理阴影了,家里的经济来源大多也来自王某,这种身体、经济和精神上的多重压力给王某的生活频增忧愁,这让她很难有积极健康的心态面对生活;另外,案主王某在一定程度上缺乏对家庭中不公平及社会地位不平等的批判意识,在多次受到伤害后仍会感性地选择原谅丈夫的错误,建立这种社会批判意识对解决王某心理阴影的问题很关键。

从王某的家庭情况和邻里街坊的态度,可以看出她无法在最亲近的圈子里找到理解、帮助她的人,而王某找到社区妇女权益维护中心咨询,说明她非常想调整自己的生活状态。据社区妇女维护中心的工作人员介绍,王某是为了自己辛苦拉大的三个孩子着想,不希望家庭的不和睦造成孩子们未来的不美好。因此,从个人来说,王某有一股潜力应付眼前的困境,她需要社工提供一些机会解决这些困难,处理过去堆积的心理阴影,获得更好的人格社区整合。

在家庭层面,王某丈夫的家暴带来了很多家庭矛盾,如王某害怕与丈夫相处而有了夫妻不和的问题;家暴还造成这个家庭在社区内长期建立不了良好的睦邻关系,出现困境显得孤立无援;王某的孩子曾遭到丈夫的不善对待,这样的父亲和家庭不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

(二)邻里、社区层面的问题分析

经过询问和调查,由于这个社区地处城中村,所以租房、买房的外来务工或从外省来深圳做生意的人相对较多。虽然这个社区的基础设施和相关管理制度相对其他城中村社区完善一些,但社区中因为住户参差不齐,仍然存在社区邻里之间比较冷淡的现象。王某邻居之所以没有跟王某家有来往,曾目睹其王某受到家暴而害怕是原因之一,另一原因是因为王某的邻居是深圳本地人,多少有点不理解外省人的生活习惯和与人交往的方式,这反映了地区文化的差别给这一社区的友好共融带来一定的障碍。而这个社社区的外来人口比较多,虽大都携妻子儿女居住在深圳,但外来务工者的素质大都参差不齐,在对待妻子及子女的方式上多多少少引起了家庭的矛盾,社区里曾出现某一男性外来务工者虐待儿子致死的情况,社区妇女儿童权益维护中心因此而建立,避免更多的悲剧发生。

生命周期是影响个人发展的相关社会结构和历史变迁之生活事件,它们都对个人的生活产生意义。从这一社区的情况看,城市化的发展给城市带来经济的发展,但也悄悄带来一些社会问题,在本案例中所体现出的社会问题就是外来务工者的子女缺乏家庭照顾,一些家庭的成员间缺乏关爱导致家庭不和睦。王某所遭遇的家暴是城市化进程中问题反应的一个投影,王某家庭的生命周期与城市化这一时代背景相遇。

(三)对案主及案主家庭需求的分析

对案主王某来说,她最希望的就是她和子女不再受到丈夫的不善对待,能够拥有一个温暖安全的家庭,这样才能让她安心工作和照顾子女,子女也能健康快乐的成长。

在个人层面,首先要保障案主及其子女的人身安全,法律的保护是必需的;案主王某几年来心理压力很大,需要引导其做心理宣泄,请社工进行适当的心理疏导及言语宽慰,让案主的心理压力能够获得释放,而在家暴中受到多次伤害的王某急切希望自己手中能掌握一些有关家庭事务的主动权,从过去对丈夫言听计从改变成独立自主、自信的女性,从这一方面看,社工可以引导王某逐步成为独立的女性;在家庭层面,王某想与丈夫离婚,婚姻已濒临崩溃的边缘,但丈夫却刻意逃避婚姻问题,针对夫妻的婚姻状况,可以先再次询问王某及其子女的意愿,运用法律手段维护王某及子女的经济权益,解决婚姻纠纷;在人际层面,王某与邻居间的关系很生疏,互相没有交集,而作为社会人,避免不了人际接触,王某有必要与街坊邻居建立适当的联系,对家庭子女照顾的状况有一定的帮助,也可以让王某对外面的世界和人有新的认识,能够以正常心态融入日常的生活。

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让深圳城中村社区也逐渐增多,在这里安家落户的有不少是外来务工者。城市化的发展给外来务工者带来生存的转机,给城市也带来了经济效益,但也造成一些不可避免的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反映到社区家庭,就可能在日积月累中形成家庭矛盾,因此,王某的家庭问题有一部分是社会因素导致的。在社区层面,王某家庭则需要一个文化共融的社区环境,良好邻里关系的建立是有必要的,让即使有不同文化观念的人相聚在一起也可以能够和谐共处、互相理解和包容,同时还需要有比较健全的管理制度进行社区日常安全管理。

(四)对案主资源的分析

在个人层面,王某有一份稳定工作和收入,自己的生活有经济保障,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支持子女的日常生活开支;王某主动寻求社区妇女儿童保护中心的帮助,说明她有很强的决心和意愿改变现状,让自己和子女能够有相对安稳的生活;而对于王某与丈夫的婚姻关系,王某向社工反映她不想丈夫在家中的暴行给子女造成无法消除的伤害,影响他们的健康成长,希望与丈夫离婚,保障子女和自己有安稳的生活,针对王某的这一意愿,社工可以调动法律资源维护王某婚姻自由和子女的人身安全;而王某表达过想改变成全新自我,成为独立女性的愿望,社工可以调动社区资源,让王某可以参与妇女儿童保护中心的活动,在活动中学习独立和自我保护,鼓励王某能主动与外界接触去实现自己成为独立女性的愿望;另外,王某向中心的社工和工作人员均表达过十分想与邻居友好相处,社工在与王某邻居进一步接触后,了解到邻居在亲眼看到王某受到家暴的一幕后虽然不敢与王某家接触,但还是很愿意去理解王某的遭遇,营造一个良好的邻里关系的。

在社区层面,社区里的工作人员考虑到社区的住户参差不齐,在社区福利服务、社区文化营造上一直在做努力,这对改善社区文化环境、促进社区邻里互助有一定的作用,但在社区融合上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而与王某相似,社区里从安徽或其他省份来深圳谋生的居民有很多,他们虽然来自不同省份,但是在他乡拼搏的艰辛是大同小异的,王某可以在社区社工和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扩大自己的交际面,与社区中同样在深圳拼搏的异乡人互相支持和理解。社区的领导也很重视社区的融合,因此社工可以争取社区领导更多的关注。

在社会层面,社工在征得案主王某同意之后,通过匿名宣传向外争取妇女儿童保护组织、妇联义工团队的支持和帮助,呼吁人们要正确对待妇女和儿童、正确看待外来务工者,同时让有关政府部门能够看到这一家庭问题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争取政策支持,并与区政府协商洽谈,为介绍进城务工者及其家庭状况做公益宣传。

四、对案例具体的介入策略

对案主的需求和资源进行分析后,社工就需要拟定具体的介入策略,计划相关的干预措施。以下是对本案例具体的介入计划。

(一)个人及家庭层面的介入

由于案主丈夫多年对案主王某的辱骂甚至殴打,让这场婚姻已难以挽回,王某的婚姻亮起红灯。社工可以采用危机干预模式,及时疏导王某对丈夫的心灰意冷的心情,还要同步了解王某子女受家暴影响的身体及心理状态,及时减小案主丈夫的家暴行为对子女的负面影响,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

案主王某曾表达想成为不屈从于家庭暴力的独立女性,所以在社工及其他社会组织的帮助下她需要逐渐建立自主的批判意识,不轻易向社会对妇女儿童的不公平屈服,社工可以鼓励案主敢于面对丈夫的不公平对待,在空闲时间到社区妇女儿童权益维护中心学习女性自我保护的知识,逐步扩展知识面,并结识中心的工作人员促进其更多的学习,案主本身大学毕业,有潜力在社区甚至社区外找到独立的舞台,如社工可以鼓励案主充分发挥在保洁公司的管理经验,努力在自己的行业岗位上更上一层楼;在争取到妇联及相关社会组织的支持后,社区的妇女儿童保护中心和社工可以长期帮助案主,使其尝试一步步敞开心扉,积极面对生活,培养案主在妇女儿童保护协会学会领袖精神,并主动与社区的邻居建立关系,待案主与邻居建立比较稳定的关系后,鼓励案主发挥领袖作用和女性的魅力,与社区其他女性一起组织建立社区妇女互助协会,使社区女性收获独立自主,在家庭中能够发挥自主权。

关于王某与其丈夫的婚姻问题,社工在尽量做好案主丈夫思想工作的同时,介入时需要协助案主找到合适的律师,配合律师的法律维权方式,相对公平地解决王某与丈夫之间的婚姻纠葛,和平接受婚姻的结束。

王某虽有稳定的收入,情况好时还有额外收入,但在子女目前的教育方面,一个人负担起三个孩子的教育费用是很艰难的事,在丈夫创业做生意失败后,王某承受了长时间这方面的压力,除努力工作外她还向自己的弟弟借了不少钱。针对这一问题,社工向王某询问清楚情况后,带王某到其三个子女的学校了解学校缴费规定,与三子女的学校协商,根据他们的家庭情况和学习情况酌情减少学费或给予奖学金的政策倾斜。

(二)社区层面的介入

在社区层面主要是建立良好的社区文化,让外来务工者在异地也能有归属感和暖意。社区工作人员和社工多一些活动创意,用以加强社区居民的互动,增进社区居民的凝聚力,如举办社区歌唱比赛、亲子项目活动、中老年人广场舞学习比赛等。妇女儿童保护中心与社区外社会组织合作,招募附近中小学生志愿者及大学义工,为社区的共融文化做宣传,同时举办妇女交流茶话会,让社区妇女在相会聊天中建立感情,有不同文化和思想观念的交流。通过这一系列的活动,增强社区居民尤其是女性的自我意识的觉醒,让社区居民认识到女性可以成为家庭的顶梁柱,同时也应让他们了解社区的每一个居民既有满足自身合理需求的权利,也有履行家庭责任的义务。

通过宣传,倡导龙华区区政府主动购买社会服务机构的有关外来务工者的服务,为社区互助网络的建立发挥引导作用,并给予资金和一些政策上的支持。

在区政府引进社会组织的服务后,社会组织要起到帮扶社区的作用,组织建立社区妇女自助小组,在社区中培养如王某那样富有独立精神的社区领袖,让社会组织在社区互助网络中链接各种资源,促进社区妇女意识的提升,充分发挥她们的自主性。

在此基础上,要完善社区公共空间。由于城市化带来了城中村的建立,而城中村社区缺乏互助、社区居民参差不齐等因素又导致社区文化不完整,社区内部不融合、团结。所以,需要完善社区公共空间,让社区中的外来务工者极其家庭成员能够有空间进行交流,如将一些空置房屋改造为“社区交流室”,在专业社工及其他专业工作者的帮助下逐渐规范交流室的运作,让社区居民在交流室中互相建立关系,在长期努力下达到逐渐融合的目的。

(三)社会层面的介入

在社区内宣传妇女儿童权利的活动,重点宣传妇女和儿童在家庭中的重要性,让他们在家庭中能够获得公平对待和应有的尊重,将这种宣传适当扩大影响,试图能够影响社区外的人,提升人们对妇女儿童的认识。同时对进城务工的妇女群体进行自我认同文化的建构,让她们学会爱自己、关注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加深对自己的了解,进而发现自己的潜能,向她们倡导一种积极的思维方式,培养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

加大龙华区区政府政策和法律层面对妇女儿童的支持力度,在制定和执行政策时考虑妇女儿童的特殊需要;推动区政府妇女儿童保护相关制度的建立或完善,重新配置、社区整合社会资源,建构妇女儿童社会支持的平台。

五、总结

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是社会工作实务的新理念,充实了社会工作实务方法,增进了社会工作者对社会工作专业的整体认识,避免将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社区工作割裂,避免社会工作方法走向分裂的极端,社区整合各方资源,使资源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它吸收了马克思主义批判思想,主张让案主增权,在受到帮助的同时获得自主权,鼓励案主用实际行动发出自己的声音,案主是有潜力去与不公正、不公平的社会对待相抗衡的,这需要社会工作者为案主找到案主现在拥有和潜在拥有的资源,引导案主为自己争取权益。

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还吸收了生态系统理论的观点,生态系统理论认为个人与环境构成一个统一的系统,在该系统中个人与环境相互影响,形成一种互惠性关系,这与社区整合社会工作生态视野中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永续发展的理念相契合,构成了社会工作实务的最高境界。生态系统理论还认为生活中的问题需要在生活空间的整体之中进行理解,这与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所强调的建立社区公共空间有异曲同工之妙。社会中人能否适应社会,融入社区,协调家庭关系,在与他的与环境间的调试度是否平衡,调试度是一种个人与环境之间互惠性过程的结果,即一个适应性良好的人与其具有滋养型的环境之间的交流,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在实务过程中始终围绕个人与环境的调试度作出改变的努力。

丰富社区整合社会工作视角的内容,使社会工作实务方法逐渐充盈,让其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的目标,作为社会工作者的我们,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宋丽玉、曾华源、施教裕、郑丽珍. 2002.社会工作理论—处遇模式与案例分析[M]. 台湾:洪叶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陈统奎.2011.再看桃米 :台湾社区营造的草根实[J]. 社会(17):58-61.

王思斌.1999.《社会工作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刘淑娟.2010.增权理论视阈下针对妇女家庭暴力研究[J].东北师大学报(06):237-240.

许晓芸.2011.家暴与反家暴:家庭社会工作的介入及路径[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05):27-28.

姚进忠.2011.赋权:“村改居”社区服务的路径选择[J].城市管理(10):80-85.

杜立婕.2007.使用优势视角培养案主的抗逆力—— 一种社会工作实务的新模式[J].华东理工大学学报(03):18-23.

李茂强.2013.社会工作在家庭暴力干预中的运用[D].苏州大学硕士专业学位论文.

 本文作者 深圳市龙华新区启明星社工服务中心 潘璐


  • 微博推荐